首页 轻小说 其他文库 听到涛声

番外篇 海边的里伽子

听到涛声 冰室冴子 6725 2019-08-03 11:30

  飞机起飞的时候,我和里伽子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窗外。跑道、工程车辆、机场、以及散布在山林之中的零星城镇迅速地从窗外向后掠过,东京就这样被我们抛在身后。

  这是我和里伽子第二次一起坐飞机回高知,第一次就是高中时的那次当时觉得非常失败的旅行。

  圣诞节之后,我和里伽子开始了正式的交往。我们大约一周见一次面,偶尔因为我打工太忙,或者她临时有事会拖延到半个月才见面,不过我们倒是经常通电话,通常是在晚上临睡前的时候。

  约会时我们先一起吃一顿饭,席间重复一下电话中的内容,必要的地方增补一下细节描写。然后两个人一起在街上闲逛。遇到想看的电影上映就一起去看。去明治神宫球场看球也有两次,另外就是一起去过一次里伽子曾经就读的高中。

  那是一间普通的东京私立学校,有球场,教室,可以看到漂亮天空的天台。学校围墙的边上用花盆种了一排漂亮的木槿花。可是为什么要特意种在花盆里呢?花盆的下面明明就是黑而细腻的泥土,足以供给花生长需要的养份。和高知的学校比起来,这样普通的东京高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局促感。虽然你并不能明确的指出,这里或者那里和高知的不同,但是置身在这个学校之中你会从心底里了解东京的孩子无论怎样都会和高知的不一样。

  临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我们看见门口布告栏上张贴的上一届优秀学生的名录。名录上有照片和获得奖项的说明。

  喂,拓,有没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什么?

  就是这些照片啊,是不是一下子想起那时候的傻劲?

  是呢,自己是和这样的人一起渡过自己的青春。

  照片上的表情也在自己脸上或者整日厮混在一起的人们脸上存在过。而现在看到这样的表情会觉得傻的我们,也是因为终干成长了的缘故吧。

  这次对以前学校的回访,是我和里伽子约会最愉快的一次。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吃饭,闲逛,看电影,或者去游乐场,这些普通情侣做的事情并不能让我满足,比起交往之前的惊心动魄,这种平平淡淡的交往让我突然失去了现实感。或许这样才是人生吧。

  飞机上的我们两个没有怎么交谈。我听着音乐翻阅飞机提供的杂志,而里伽子只是一个劲地望着窗外,或许在想着什么莫名其妙的心事吧。

  里伽子的父亲被派驻德国半年,美香出院之后开始刻意和里伽子交好。经常会约她一起吃饭什么的,我也有两次列席。两人的关系似乎发展得很顺利。也许经过了许多事终于变得成熟一点的里伽子也可以和美香的节奏有一些合拍了吧。美香甚至热烈地邀请里伽子和她同住。说是里伽子的父亲不在,一个人住有些寂寞。并且专门腾出了里伽子原来的房间来,还许诺让里伽子自己重新布置。但是里伽子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

  无论对方怎么亲切,和抢走母亲位置的人亲热的住在一起,是一种背叛吧。

  里伽子在电话里对我这样说着。美香的确有点操之过急了。虽然不是确切知道她们的关系到底发展到哪种程度,但我猜想里伽子对她也只是刚刚放下了排斥的心理,或许还有因为之前自己的不成熟造成麻烦,而产生的某种歉意在里面。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带着孩子忍受着亲戚的白眼,在高知努力生活着的里伽子的母亲,在知道里伽子居然和情敌亲热的住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被背叛的愤怒,也会因为觉得继丈夫之后,女儿也被夺走,而产生深深的挫败感吧。

  飞机快降落的时候,里伽子把已经抱着杂志睡着了的我拍醒了。直到昨天我都还在搬家公司打工,上了飞机之后不知怎么就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以致完全失去知觉。我想这种放松感,就是回到家的好处了吧。

  因为并不顺路,我和里伽子在机场约定了通电话的时间后就分手了。回到家里,妈妈如料想中的一样对我问东问西。我哼哼哈哈地支应着,一边盘算着假期应该怎么去玩。东京的生活尽管懒散,功课、打工或者是料理个人生活都还没到我应付不了的程度。但是要在那个大城市独自生存下去的状态,让我时常要有拼命努力的态度。而现在回到家里,我什么也不用操心,只要尽情的玩一下,不浪费这个宝贵的假期就好了。现在的里伽子是不是也是这样,应付着母亲的盘向呢?她的情况应该不是随便支吾一下就能过去的吧?我想。

  傍晚的时候松野打来了电话。是告诉我同窗会的安排。我犹豫了一会,终于也还是告诉了他我和里伽子交往的事。

  好像是走上正轨了呢。松野的声音很平稳。

  走上正轨?

  就是好像松了一口气那样的感觉。松野快乐地说着,让我怀疑他这句话是不是已经准备了很久。

  在京都,也有了交往的对象。松野接着说道。

  什么,你这家伙,很行嘛。

  是京都的女孩子,社团活动的时候认识的。见面的时候给你看照片吧。

  我调笑了他两句,松野只是一边笑着,一边回骂着。

  假期有什么打算?松野问道。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总之想好好放松一下。

  那么去海边吧,你,还有里伽子,三个人一起。

  好啊,同窗会的时候确定时间吧。

  我真的很想去海边看看。东京的海有它独特的气质,好像和高知的并不是一片似的,让我怎样都无法和心目中的海的印象联系起来。而且在东京,除非是刻意的往海边走,看到海的机会可以说几乎没有。而对于一个在高知长大的孩子来说,海是力量的来源。它让我在东京忙碌行走着的时候,没有丢失那座土佐小城培养出来的性格。一句话,有了海,我便不会忘记家乡。

  挂了松野的电话,我给里伽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她妈妈接的,很客气的让我稍等,并且寒暄似的,或许也是想从我的嘴里套出什么情报,和我聊起了在东京的生活。什么学校啦,同学啦,东京的房租啦什么的。聊了大约三四分钟,里伽子来接了电话。

  明天的同窗会你会去吧?我问道。

  会去,已经和小浜约好了,不过想想除了小浜也没什么特别相见的人。她好像是刚刚洗完澡匆匆过来的,稍微有一点喘息不定。

  上次的同窗会不是很愉快吗?

  那是因为见到拓你了呀。现在咱们已经交往了,这样的情形下见到他们,引起注意的话就麻烦了。

  家里还好吗?相比起同窗会可能的困扰,我还是更关心里伽子在家里的情况。

  家里没什么。妈妈除了问我学校什么的,关于爸爸的事一点也没问。应该是在我回来之前就下定决心不问的吧。

  听到里伽子的回答,我由衷地感叹里伽子的妈妈的确是一位坚强的女性。事实上是不可能不关心的吧。但是既然已经一刀两断,便要彻底的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才行。抱着这样的自尊独自努力生活下去的里伽子的妈妈,的确是让人尊敬呢。

  松野说可以一起到海边去玩。有兴趣吗?

  好啊,我除了和小浜约定了要去她家玩一次之外,就完全没事。

  好吧,那么同窗会的时候见吧。里伽子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我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爬回自己的房间,坐在窗台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窗外发呆。比起东京来,高知的夜晚要黯淡得多,但也要宁静美丽得多。直到这一刻,我才深深的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这样的景色,在中学的时候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常常会放下书本,这样坐在窗台上发呆。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在想着些什么呢?那个生活在狭小世界里的高中生,是在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这样的宁静和美丽呢?

  走上正轨了啊!松野的话突然冒了出来。但是这却是让人有些手足无措的正轨啊。爱情小说的故事在这个时候就应该结尾了。那种松一口气的感觉,正是读者在翻过最后一页的时候满意的叹息。但如果你是小说的主角,应该怎样在作者没有描写的地方之外继续自己的生活呢?每周见一次面,睡觉前通个电话,去神宫球场看球。这样的情节正因为没有什么趣味,才不会被小说作者们描写吧。但是生活在其中的我们,却并不能因为作者不描写就戛然而止。我确信我是喜欢里伽子的,能和她交往应该正是我愿意的生活。但是那生活却并不像我想象中的丰富,或者说是并没有那么幸福。我不知道里伽子的想法,但是我确信我还要在这样的交往之中寻找到一点什么,一点不属于特定的时候,而是属于整个未来的东西。

  同窗会热热闹闹的。我和里伽子交往的消息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毕竟无论是我,还是里伽子都不是特别显眼的大人物。大家三一群,五一伙地聚在一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发着各种各样的牢骚。我、里伽子、松野、小浜以及圆白菜山尾聚在靠近吧台的角落里。松野给我看了他交往着女孩的相片。相片是合影,好像是去什么古迹的时候照的。女孩穿了一件酱紫色的毛衣,白色的裙子,梳着很漂亮的发髻。双手提着包,身体前倾,好像微微鞠躬似的姿势。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但是很温和淡定。女孩表现出一种特殊的气质,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好像一辈子都不会发脾气的就是这样的人了。站在一旁的松野,腰板挺得直直的,一脸正经,却并不严肃,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傻的感觉。我们反复嘲笑了松野的傻。大家各自说了很多学校的生活,山尾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灌得大醉。也许是小浜在一旁的缘故吧。

  和里伽子以及松野去海边是在回到高知以后的第二个星期。松野一大早开着车来到我家接我,再去接里伽子,然后三个人一起去海边。等到在沙滩上支好遮阳伞,铺上浴巾,把带着的便当摆好,就已经是将近中午的时候了。

  虽然这个时节并不是下海的最好时候,但因为是假日,海滩上还是有不少结伴来玩的学生。有几个男孩子跳进水里拼命游一阵,然后就跑到岸上晒太阳。女孩子们大多是换了泳衣走到水边,撩拨着互相嬉闹一下,却并没有兴趣下水游泳。因此,离岸边十几米之外的大海便不被打扰地和我们隔绝在两个世界之中。

  我们三个换好泳衣坐在沙滩上开始吃带来的便当。松野从车载的冰箱里拿出了啤酒,我们三个很痛快地喝了起来。里伽子好像对京都的生活以及松野的女朋友很感兴趣,拉着松野问东问西的。我一边听着他们闲谈,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这样谈着谈着,突然,里伽子站了起来,双手插腰冲着大海大叫了一声什么,然后就拼了命似的向海里冲了过去。当她跨进大海的时候,正好一波浪打了过来,里伽子白生生的腿瞬间被海浪包裹了起来。但里伽子却并没有减速,追着退下去的海浪一直向前,直到全身都淹没在海水里。

  我和松野对视了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也同时站起来学着里伽子的样子向大海冲去。

  海水稍微有点凉,但是却给人一种很舒畅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里伽子游泳,她游得很好,不过她应该是并不经常在海水或者河流这种自然的环境下游泳,头几次海浪涌过来的时候明显影响了她的速度。不过后来她掌握了要领,在浪过来的时候就一头扎进水里。

  我们非常畅快的游了一阵,互相比了几趟速度,才磨磨蹭蹭的走上沙滩。上岸的时候里伽子的脚被一个海螺的碎片扎了一下,她轻轻叫了一声,看看却并没有出血。坐到浴巾上以后,里伽子一边抚弄着脚,一边对着大海鼓起了嘴。

  里伽子穿了一件深色缀有白色圆点的泳衣。因为刚下过水,湿湿地贴在身上。头发并没有扎起来,现在也是湿湿地贴在脖颈上。里伽子的手上还带着一个细细的银色小手链。这样的里伽子,一边抚弄着脚,一边对着大海鼓起了嘴。

  看着这样的里伽子我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心里好像下什么决定似的,使劲地喜欢起她来。海边的里伽子,带着银色手链抚弄着脚的里伽子,对着大海鼓起嘴的里伽子,非常的漂亮。她让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生。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经常碰到这样的人生吧。喜欢的人并不是因为事事都合自己的心意才喜欢的吧。因为不知道,因为不了解,因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生活在一起,所以就会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或者说即使可以预料,现实之中的感受也会想象之中完全不同吧。就像我从来也不曾想象出来海边的里伽子是如此的美丽。

  陪着美丽的女孩在古迹前面照相的松野,也正是因为这种想象不到的幸福,才会露出那样傻的表情吧。人生果然是要慢慢的生活过,等待过,才会有幸福的吧。

  那天我们在海边一直待到夕阳在海面上洒满金光才离开。夕阳和大海的美丽同样是我不曾想象出来的,它们会那么美丽是因为里伽子也在海边的缘故吧。毕竟我曾经很多次看到那样的情景,却从未觉得它们有如此的美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