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其他文库 月姬

.talk(宵明星) 一卷全

月姬 奈须きのこ 26724 2019-08-03 11:29

  简介:剧情接续在月姬爱尔奎德路线之后,

  描写了几乎被教廷遗弃的雪儿与埋葬机关第五位Super萝太——梅连-所罗门一同讨伐二十七祖第七位腑海林-阿纳修的故事,杀人贵友情出演。收录于月姬读本中。

  译者:KUDGUS(法利昂)

  出处:巴哈姆特/软体伦理委员会

  1/DarkWoodKingdomI

  「全死了」

  看到那样的惨状,她喃喃的念著。

  *

  阴暗的森林。

  那恶梦一般的夜晚,在两个小时前结束了。

  虽然太阳已经升起,森林却还是隐没在阴暗之中。

  在白天跟晚上的差别也只是阴暗跟赤黑的差别而已,

  像是生物的肠子一般,血液咚酷咚酷的流动著。

  是的,流著血。

  这座森林里的树木,所分泌出来的并不是树液,而是血液。

  由树木的肉体而生、以及从外面吸来的血液。

  --说的直接点。

  这座森林就是个异界。

  直径到达五十公里的黑森林

  遵从著一个意志移动「移动」

  吸乾各式各样动物的血液,就像是巨大的补食生物般。

  踏进这座森林的人,没有人能活著回去。

  能遮住天空的茂密枝叶

  团团围绕在地下的树根

  这些全部都流著血液

  赤黑色的森林,渴望著鲜血,像野兽般的低鸣。

  在这之中人类显得太过於无力了。

  树木能变化自在的化为凶器,来袭击动物,

  连大气中都带著毒气,连逃都没地方逃。

  进入到森林里面的人命运已经决定了。

  甚至,森林将整个村子吞没,一夜晚将那化为森林也并不稀奇。

  能够思考,在世界中徬徨著,吸血的土地。

  活著的人称森林为「修帕鲁兹帕鲁特」(シュバルツパルト)

  「他们」则称呼这座森林为「腑海林安纳修」(腑海林アインナッシュ)

  *

  「这里的也全被杀了」

  在那阴暗之中,只有她还活著,她并没有正式受洗的名称。

  她的名称唤作希耶尔(シエル)。

  踏进惨状的广场。

  周围的树木被逼退了,大概是同伴们最後的抵抗吧。

  广场周围的树木都被斩断、打碎、燃烧了

  这个广场散落著十具左右的亡骸,大多都是认识的脸孔。

  受到教会的命令,跟她一起踏进森林的信徒们的下场。

  四十人的战斗部队,结果却连一晚都称不住。

  「损失了十个人也只能清除这一个角落,还真是...」

  希耶尔一一确认死去同伴的身分。

  每个都是僧兵中一流的勇士,过去曾经一起受训过的同伴。

  「僧兵在这座森林里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虽然和退魔师的派别不一样,对魔术师而言这里也是死地吧。」

  教会并未派遣退魔师跟战斗部队同行,这次派遣的都是格斗战专门的战士

  虽然也有能施用魔术的人在,不过在这座森林里,魔术回路也不能正常启动吧。

  要说原因的话,这座森林...

  「--魔术的供给源全部都给安纳修占据了。这也是魔术协会不对付安纳休、

  娜鲁帕蕾克(ナルバレック)会选择你的理由吧」

  希耶尔停止了脚步。

  她的视线依然停在第十具的屍体上,出现在背後--不,一开始就在那的人物

  希耶尔对那人物说话了

  「梅雷姆(メレム),这次负责监视的是你吗」

  「阿哈哈。讲监视还真难听~」

  跟眼前的惨状不协调的笑声

  叫做梅雷姆的人物并未现身

  「你知道我夥伴意识很重对吧?我再怎样也是想来帮你的,所以我们好好相处

  拉。本来是个叫做艾因思的家伙要来的,我却硬要来喔。艾因思才没办法保护你

  勒,遭一点的话还会一起死。所以娜鲁帕蕾克才说交给我,她一说我就急急忙忙

  赶来了喔。」

  「我可是第一次听到你会有同伴意识这东西.....跟你确认一下,原本应该

  跟我来的艾因思怎麼了?

  「阿哈哈。被我吃拉」

  梅雷姆用天真无邪的语调这样说。

  「哎呀有什麼关系,反正他来也会被安纳修挂掉,而且他也差不多到退休年龄了

  咩,这工作,过五十岁身体跟精神都吃不消的对吧?」

  「....昏倒。这是年纪达到四位数的你该讲的话吗?梅雷姆」

  「哪会?我可是彼得潘呢,用俗世间的规则衡量我可是不行的喔」

  「.........」

  希耶尔确认过所有的屍体後,从广场往森林迈开步伐。

  「阿勒?怎麼、想一个人上吗?你应该知道在这森林里你密藏的魔术也不管用

  吧,在这里唯一靠得住的终究只有自己本身的能力喔。以大器中的马那(マナ)来

  驱动的神秘是无法在这里使用的,再怎麼说,这森林中所有的...」

  「都被安纳修独占了是吧,这点我很清楚。这座森林是死徒安纳修所拥有的固有

  结界。既然进入到敌人的世界,就别指望能受到世界的恩惠,是吧。」

  「就是这样。不管你体术有多麼优秀,身体也没有锻鍊到对城等级。你能进入埋

  葬机关的两个因素,在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无法使用魔术,又已经丧失了来自

  秩序回覆的不死性的你,是无法在这存活的。明明知道这点还派你来的娜鲁帕蕾

  克的个性也真是烂到透了。」

  「她只是想把没用的踢出去,失去不死性的我在战力上一点魅力也没有,局长只

  是绕远路的叫我去死罢了」

  「看吧,像这样硬ㄍ一ㄥ。所以娜鲁帕蕾克才不喜欢你吧」

  「...不用你多事。你想聊天的话去跟那边的树木聊吧,既然都能袭击人了说

  话应该不成问题」

  希耶尔离开了广场。

  梅雷姆向著她的背面说。

  「听说你要退出埋葬机关阿,希耶尔?」

  像这样,露出杀意地问著。

  **

  「...我也听过这个传闻」

  不带感情的回话、梅雷姆轻笑著。

  「我就说麻。你的目的应该是杀了罗亚以变回人类才对吧。既然都已经实现了,

  留在我们这一点理由都没有才对吧。老实说,大英博物馆有来挖角吧?

  下个职位都已经决定好了,不觉得这流言很有真实性吗?」

  「...我不是魔术师,就算搞错也不会去协会那边」

  「阿阿,那就好。那边可真的是无聊到爆阿。像你这样知道鲜血的味道的家伙,

  去那边应该会无聊到死吧,我还替你担心勒。那种像死徒的无聊到死的死法,你

  也不想吧?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比一般的死徒更像死徒就是了」

  「....」

  「还有阿,其实我知道那传言也只传言。毕竟罗亚被消灭都过了一年了,要退出

  一年前就该退出了对吧,且在那之後你也还是继续猎杀死徒。你的目的若只是想

  要变回人类的话,一年前就该退出了,还留著启不太奇怪了?」

  「———你到底想说什麼,梅雷姆.所罗门?」

  「恩?就是啊,你对於能否变回一般人这事,怎样都好。其实你只是单纯的想猎

  杀吸血鬼而已。跟其他的家伙一样,只是个杀穆机器罢了。阿!但是我不一样

  喔。我只是单纯地喜欢玩具的小孩而已」

  「———这样吗?这样的话就请别管我了。就如你所说,我只是处罚死徒的机械

  罢了,所以就算是自己人,我也不保证不对你出手喔?」

  留下这段话,希耶尔的身影消失在黑森林的深处

  「阿呀呀。会生气就代表著还是想退出吗?」

  死徒的笑声隐没在黑暗之中。

  「那麼,为什麼你还继续狩猎著死徒呢?」

  2/op.

  有个名为安纳修的死徒。

  名列27祖的死徒,约在八百年前的时候

  生存方式有著重大的改变的吸血鬼。

  森林听命於名为安纳修的吸血鬼。

  而固有结界这个魔术,

  就是以人内心的心象世界,具体的形成,并在一定时间内取代世界。

  安纳修所拥有的「活森林」也是固有结界的一种。

  通常只有数分钟,就算拥有神技的27祖也只能维持数小时的异界,

  安纳修却能维持数日。

  那座森林。被称为腑海林的异界,行踪可说是神出鬼没

  吸乾数百人的血液後就不知消失到何处,并进入数十年的冬眠。

  安纳修现身约五十年一次,重复著无差别杀人的死徒,

  这也是教会一直到现在还无法顺利封印他的理由。

  不,事实单单只是因为根本找不到能打倒安纳修的手段,

  才一直放置到现在。

  二十七祖中名列上位十人的家伙,单凭概念武装是无法打到的。

  身为幻想种的他们,也只有超过他们幻想种才能与之抗衡。

  就这样到了这回。

  安纳修又到了活动时期,现阶段也已经毁灭了两个村庄了。

  教会为了维持组织的声誉,派出了一线级的战斗部队。

  结果不用说,这次也无法顺利把安纳修封印。

  也并不是只有教会关心著安纳修的动态,想要捕获最古老的死徒之一的安纳修

  ,或是与其交涉的组织有无数个,这些组织也各自派遣了精锐部队,

  结果却还是没变。

  安纳修不会区别敌我,闯入他异界的所有生物都只是他的吸血对象。

  就算如此,想要挑战这个黑森林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其中一个理由,关系著不老不死。

  黑森林的中心有一个大树,在那安纳修的王座上有著一个赤红的果实。

  侵入森林的生物,所被吸取的血液

  凝固了上百、上千、甚是上万的鲜血後,唯一一滴的果实

  如果吃下这果实,就能够不老不死。

  这就像是引诱著飞蛾的烛火。

  妄想著不老不死的果实而闯入的人类络绎不绝。

  今年,安纳修已经出现四天了,闯入黑森林的猎人也超过了上百位。

  当然,其中九十六人已经化为乾瘪的屍体了。

  ---剩下四人。

  教会引以为傲、专对吸血鬼的异能集团,埋葬机关的五号跟七号。

  以猎人的身分来访,魔术协会中屈指可数的操风使。

  在这之中,最後一人就是...

  3/BlackSheep

  在森林中走著。

  进入腑海林已经三天了,希耶尔还是无法弄清森林的真面目,

  也无法找到森林的中心,更别说对付安纳修了。

  这座会移动的森林,森林中心也跟著森林移动,

  所以就算直径只有五十公里左右,

  想要找到森林中心也不是三四天可以办到事情。

  「看吧,又迷路了。你也该差不多累了吧,休息一下比较好喔。总之先清出个广

  场会比较安全说。」

  梅雷姆的声音从希耶尔的背後发出,希耶尔就算回过身来大概也没有人影吧。

  「.....」

  希耶尔还是默默的前进著。

  法衣已经有数个地方破损,连她自己本身呼吸也相当絮乱了。

  进入森林已经三天了,不时从各个方位袭来的树木们作战的关系吧

  「喂~听到没?在晚上的腑海林,走再多都没用拉,先好好休息,回覆体力还比

  较好说」

  「吼~你怎麼都不听我说的话拉~」

  「因为我讨厌你」

  「呜呜..真狠」

  背後传来轻松的语调,在这需要绷紧全身神经,不然马上死於非命的地方。

  只有他哼的歌能稍微让希耶尔放松一点。

  然而,那个气息也,轻轻的消失了。

  「---梅雷姆?」

  向著森林中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

  结果,不管再怎麼否认,还是会担心同伴的安危。

  有这样天真的部分,这也是她的特质。

  *

  在那的是,一片荒野。

  是陨石掉下来了吗,森林里面竟然会有像这样的地方。

  「---昏倒。这样不就像..」

  巨大的汤匙挖掘地面一般吗,希耶尔想。

  「看吧,这样就能安心的休息了」

  荒野的中心站著一位像是天使一般的少年。

  梅雷姆.所罗门。

  这个少年跟安纳修一样,同为死徒二十七祖中的一人,同时也是埋葬机关屈指可

  数的第五位。

  两人围绕著升起的火焰。

  往上看的话,天色已经完全是夜晚了。

  ...再怎麼说在那森林里根本分不出白天晚上,不然能看见星空多多少少能有

  助於辨认方位。

  「不用担心,安纳修那家伙已经停住了,差不多也该是用渣滓制作果实的时候了」

  用戒指发出喀栖咖栖声音的梅雷姆这样说。

  少年被称为指头的部分戴著一个戒指。

  「.....真稀奇呢,你会在别人面前使用豢养的狗」

  「嗯?也是拉,最近都没给它东西吃,安纳修的土壤应该会吃的很高兴吧。还

  有阿,因为要跟你像这样谈话。想要跟你打听些事情,筵席的准备什麼的我这边

  不弄不行」

  「打听?---刚刚的话题吗」

  「阿---不是不是,也不是这样拉,就是,那个,你不是说你在、一年前遇

  到、她了吗」

  像是害羞般的,少年视线漂来漂去的说。

  「也就是,可以的话我想听听、那时候的事,在教会里面、没办法问对吧?」

  「---有关她的事情、吗?」

  波、像是发出这样的声响般的脸红。

  看著这样的少年,希耶尔与其说是无言以对不如说是在笑。

  「真是乱七八糟的问题阿。本来就是死徒中的背叛者,现在还站到她那一边去了

  平常那个冷静又殷勤的你跑哪去了?」

  「那只是我的左腕拉,知道我真正身分的只有你跟娜鲁帕蕾克而已拉,你也知道

  我们这票人根本不太鸟上面的,所以不让那家伙代理的话会多不少麻烦事麻。

  这事放一边,公主陛下不回城里了?真的吗?」

  少年像是打从心理不安的问著。

  *

  教会病态的想要排除吸血鬼。

  为了把那些从人类转变来的吸血种---死徒从地上彻底消失,不计任何手段。

  就算是理解到「魔」和他们所谓的「神」是互为里表的存在,

  却还是不能容忍不知神谕为何物的存在。

  狩猎这些在原本教义中不存在的「异端」,这件事就代表著承认异端的存在。

  也因为这样,组织中的人会了守护组织,而将『闇』的部分也纳入了组织。

  并不是为了解决矛盾,而是为将矛盾归於「无」而成立的处理部队。

  这就是她所属的「闇」。

  这个「闇」需要的不是教义也不是信仰,只单单需要能守护组织的「力量」

  在这「力量」之中,这两人也是特别的存在吧。

  名为希耶尔的少女曾被「魔」所污染。

  名为梅雷姆的少年本来就是应该打倒的对象。

  *

  就这样,这两人有著共通的地方。

  「....嗯~这样说来,她差不多也快被吸血冲动给吞没了麻。」

  少年遗憾的这样说。

  「是这样吗?就我所看到的部分好像没有这种倾向才对说」

  「嗯。真祖和其他的吸血种可不一样喔,他们并不是因为肉体的关系,而是精神

  上的因素才会想要吸血。也就是说能抑制吸血行为的是情感面才对。所以我想这

  跟他们厌恶人类或是喜爱人类的情感是一样的」

  「...哈(叹气),也就是说,真祖只要维持没有感情的状态就能一直长生下

  去?」

  「嗯。大自然本身是不会有感情的麻,大自然有的是美丽的样貌以及意志而已

  所以世界才会这样地...」

  突然,少年说的话停住了。

  「梅雷姆...?」

  「-------」

  少年没有回答。

  突然变得空洞的双眼,像是遥望著远处的黑暗般。

  4/RedRam

  就这样,一场战斗结束了。

  阴暗的森林。

  魔术师佛路迪(フォルテ)败在无名的某人之前。

  「---能否请教您的大名?」

  潜藏在树丛的阴影下,维持著随时可以从这座森林脱离的状态,

  佛路迪说出了这几个字。

  魔术师并没有受伤。胜负已经分晓,知道自己败得体无完肤的佛路迪,

  身上却一个伤口、一点血污都没有。

  但,就算这样,胜负也已经分晓。

  佛路迪领悟到现在的自己完全不能跟眼前的东洋人匹敌。

  老实说,自己对还能活到都感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自己都怀疑能像现在这样”躲藏在阴影下,询问对手姓名”,其实是死後的妄

  念。

  「-------」

  东洋人似乎说了些什麼,佛路迪却无法理解,本来就对日本话一窍不通的关系

  吧。

  连发音都无法确切的了解。

  就算这样---佛路迪还是将听到的发音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虽然是魔术师,却也是个剑士。

  惯於实战的他,自负连埋葬机关的鹰犬也无法拦阻他。

  但,就算这样还是败给了眼前这个正体不明的杀人鬼。

  *

  就这样,魔术师离去了。

  跟现身时同样,像是风一般的消失了。

  「----呼」

  深深呼了一口气,他将绷带重新缠上。

  握在手上的只有一把年代久远的小刀,其他的..。

  多多少少附属些耐性效果的衣著,像是这样的轻装备。

  在这险恶的人外魔境,跟名为梅雷姆.所罗门的少年同样轻松姿态。

  「原来如此。如果有你护卫的话,的确是连尼洛都能消灭才是」

  「-----」

  看来是早已注意到了,他并未显现出慌张的样子,说出了些意味不明的英语

  说些什麼真的完全无法了解。

  「初次见面,杀人贵。我是认为总有一天会见到你,但是怎麼也没想到是今天。

  出现在像这样的深山是为了什麼呢?就我所知,你似乎也没有赞成狩猎死徒才对

  吧」

  「-----」

  「上了贼船、吗?这点跟希耶尔还真有点像呢。也是拉,以你的情况,为这样都

  是为了公主陛下吧?这麼说来..原来如此,你是为了安纳修的果实而来的

  吧?

  这就对了,的确有那个果实的话,公主陛下的吸血冲动也能大幅的压制下来吧」

  希耶尔、三个字似乎动摇了他。

  但,也只有一瞬间。

  他把手伸向才刚刚包好的绷带。

  「住手吧,我没有与你交战的意思,要说原因的话太绝望了。你可没有赢过我的

  方法喔。所以就别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吧。你该找的对手应该是安纳修才对吧」

  拆下绷带的手停止了。

  「太棒了,跟希耶尔不同,你相当老实麻。我所听到的传闻看来应该没血没泪的

  杀人鬼才对,实际一看不完全是麻。两种极端的用途,完全不同的两种思考回

  路。不这样就无法存在的矛盾,实在是太美了。我可是喜欢著不灵巧的人类呢」

  嘻嘻笑著的声音。

  他总算了解到潜藏在自己眼前的对手其实并不在此处。

  「好吧!我就带领你去安纳修栖息的地方吧。...等,在那之前想先问你个问

  题。记得早在八百年前,公主陛下应该确实的把安纳修消灭了才对阿。那麼,安

  纳修为何还能一直存在直到今天的原因?」

  5/DarkWoodKingdomII

  「梅雷姆...?」

  「---哈(叹息),那还真是乱七八糟的偶然阿」

  少年的双眼回覆了光芒。

  直到刚刚都还像是空壳的躯体,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梅雷姆。偶然?什麼偶然?」

  「疑?没拉,发生了点事,刚刚有人跟我说阿。安纳修为何能维持数天的固有

  结界,这个谜题全都解开了」

  「有人跟你说?是谁呢?」

  「嗯-那是秘密。不过内容可以跟你说没关系。那是个,会让人哑口无言的真

  相。

  希耶尔、你所知道的安纳修怎样的死徒?」

  「...不清楚。只知道安纳修约莫是八百年前诞生的死徒,关於性质则不清

  楚」

  「也是拉。安纳修那家伙跟杰尔雷奇(ゼルレッチ)一样是个由魔术师变成的死

  徒。能使用强力的催眠术,那能力已经到达能窜改记忆的地步了,总之就是个要

  注意的家伙。连少数知道他存在的人,全部人记忆都被换过了。公主陛下也曾经

  中过招,以为『叫做安纳修的死徒不存在』

  不过也没有第二次了。安纳修能窜改对象的『意识』让人忘却。相对的,也有能

  将忘记的事情从无意识中诱导出来的魔术师,公主陛下得到那位魔法师的帮助,

  也因此消灭了安纳修。那是差不多八百年前的事情」

  「....说到八百年前。那时她应该受命於其他真祖,从事狩猎死徒工作的时

  候吧。既然是被那时候的她消灭掉,那应该是整个派阀都消灭了才是。也就是说

  以安纳修为祖的一族并未全部消灭吗?」

  「对阿。原本应该是这样,但是公主陛下在那时候耍呆。把已经死去的安纳修的

  遗体放置在那边就回城去了。结果安纳修的遗体所在的地方,好死不死在某棵树

  下」

  「....?某棵树下?那是什麼」

  「也就是,不是有食虫植物吗?你在日本的时候没听过吗?咖基马鲁还是基波寇

  之类的,会吸人血的植物。阿阿对了,他也说樱花也会吸血吧。

  後续应该猜到了吧?那棵树吸了安纳修这麼强力的怪物之血,变成了会主动攻击

  人的一种幻想种植物。就这样一点一低地成长。

  就像是吸血鬼会把同种的生物当作属下使唤一般,变成吸血鬼的吸血植物,就这

  样吞落了跟自己一样是树的其他植物,然後其他植物也变成了吸血植物。这座森

  林根本不是什麼固有结界!而是像是新种游牧民族的东西」

  「....无言。不敢相信,那个笨蛋!从以前就会给我耍天兵!」

  「阿哈哈,对阿对阿。他也说了同样的感想」

  少年天真无邪的笑著

  「等..等一下!不但知道这些只有她本人知道的内幕,还能这样轻描淡写下评

  断的人。该不会...!?」

  「嗯。刚刚跟我提到的家伙就是他。说了你的事情後,他也有点慌张的说”呜

  哇~学姊也在阿?”这样子的话」

  「.....」

  跟刚刚的少年一样,希耶尔也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

  「那、那个、我说、梅雷姆..」

  「要知道他在哪很简单阿。我因为性质比较接近安纳修,所以知道他在哪,刚刚

  已经带他去了。他也是为了打倒安纳修而来的喔」

  「什....!」

  从休息的状态下站起来的希耶尔。

  那一瞬间。

  「疑--怎麼可能!?」

  整座森林都在震动。少年的右脚突然裂开了。

  *

  如果世界上有被称为神兽的存在的话,大概就是像那样的东西吧。

  第一次,希耶尔知道刚刚这座阴暗森林发生了什麼事了。

  黑色的物体。有著像是鲸鱼的轮廓的物体竖立在森林之中。

  这座死亡森林有这麼多的鸟类吗?数量多到足以遮蔽星空的鸟群振翅而飞。

  黑色的鲸鱼发出了像是悲鸣似的叫声。

  巨大的身体,从底部被覆盖,以那种迅速到到人反感的速度。

  鲸鱼的黑色外表上,就跟字面上一般的被树群覆盖了。

  有著山一般巨体的的魔兽不到一分钟就被树群吞噬并停止了活动,就这样成为了

  新森林的一部分。

  足以踏平世界的巨大魔兽,在应该能被踏平的世界之前,败下阵来。

  不。

  那样子根本称不上是分胜负。

  *

  「咕!---那家伙,来真的!」

  少年用手按著受伤的右脚。

  森林的鸣动却还尚未停止。

  「是因为吸收了那样巨大的生物吗。森林中的树木像是出自自己意愿地变化了」

  「梅雷姆、刚刚那是---?」

  「哎呀,打输了。真不愧只依据本能行动的家伙,看来是察觉到有想杀死自己的

  存在接近了。该死的腑海林、连在自己之上的生物也无差别的攻击阿」

  「-----」

  这样的话就足以让希耶尔了解整个情况了。拿著仅剩数把的黑键,望向森林的深

  处。她的目的应该是在那边没错。

  那并不是应该要打到的对象。而是应该守护的、重要的「某人」

  「梅雷姆,安纳修的中心到底在哪?」

  「那边,大概距离这只有三公里」

  这样回答的少年,一只手变成了透明的状态。少年可不喜欢打架打输阿,另外一

  匹使唤的魔兽已经奔向那方向了。

  「我要上了。你能守护好自己吧,梅雷姆?」

  「我又不是自己一个人」

  「这样吗,我还真是问了个笨问题阿」

  简洁的回答後,希耶尔奔向了森林之中。

  突然、像是下雨一般袭来的树枝。

  希耶尔俐落的斩断後,快速奔向了暗黑森林的深处。

  *

  在那之後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用说了吧。

  只因为事件的结果是谁都能预料的。

  6/ed

  走出森林。睽别数日的太阳耀眼到令人目眩。

  *

  「希耶尔。你把他放走了对吧,教会不是已经下令以重要参考对象的身分进行缉

  拿了吗?」

  「你自己还不是放走了她,明明局长也下令看到直接肃清的说」

  两人在森林的出口,停下脚步。

  互相眯著眼睛注视对方,过了数秒。

  「算了,这次就当做没看到吧」

  「嗯阿,就当做没看到吧」

  迈出步伐。

  少年的左脚还是无法行动的样子,那个步伐一拐一拐的。

  希耶尔不帮忙的话就无法好好走路。

  「-----」

  两人默默的走著。

  突然。

  「希耶尔,机会只有现在喔」

  少年说出了这样的话。

  「-----」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虽然无法知道少年的真意,但是所说的是事实吧。

  没有能对她进行监视的对象,唯一的对象也无法满足的行动。

  要脱离组织的束缚,像猫一般消失的机会只有现在。

  「-----」

  她深深了吸了一口气之後。

  「算了。机会就如你所说,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过去了」

  希耶尔这样说,继续搀扶著少年。

  「吼~你又在硬ㄍ一ㄥ拉」

  「没错。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中途而废就太失礼了。”腻了所以不干了”这样

  不就跟小孩子一样了吗」

  「嗯~?为了赎罪吗?你这样还真有点像是人类呢」

  「是阿。你羡慕吗,梅雷姆?」

  「...呜。你还不到让我羡慕的程度拉。不过你打算持续到什麼时候呢?你该

  不会想要一直赎罪到死为止吧」

  「能这样想还比较轻松呢。...不过不是这样。第一点,我还是无法了解自己

  所犯下的罪业。所以,至少..」

  打算继续注视黑暗,直到能确定为止。希耶尔这样说。

  「什麼麻。这样的话这腐烂的缘分会一辈子这样下去了不是?所有的事,不到全

  部结束为止,就根本无法清算。你连这最基本的都不知道阿」

  像是不知怎麼应对,少年这样说。

  「原来如此。你说的也有道理麻,梅雷姆。」

  希耶尔发出了像少年般的笑声,但还是不打算停下脚步。

  ---就这样,回到了根据地。

  少年并不知道。希耶尔随时都能脱离组织,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一直重复同样的事

  情会不会腻。少女迷惘著。

  结果。

  名为希耶尔的少女一直到根据地都不存在了,都还继续地想认清自己的罪业。

  在少女的最後,惩罚到底有没有到来呢。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宵明星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