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其他文库 魔法使之夜

第1卷 第3章

魔法使之夜 奈须きのこ 33668 2019-08-03 11:29

  我干了什么?

  首先浮上来的疑问。

  连直接攻击都用上了,真是相当过分啊……老实说,完全想不起来。

  我到底是在哪里出错了呢?

  歪着头想。但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

  鬼着火的脑袋似乎已经冷却下来了,正在考虑和我对抗的方法吗。

  “但是……、不好办那。”

  目前为止对方都只是在单纯地追逐。趁着这个机会继续逃跑的话虽然也可以,但却很难有机会还击了。

  追赶和游玩,又会再次变回追赶与被追赶。

  ……怎么办好呢。

  如果过于执着于捉摸对手想法,很可能会陷入对方的计谋里。虽然看别人中计的感觉很好,但换成自

  己的话还是免了。

  不过,连对手的行动都预测进去的计谋。

  “唔……”

  舔舔嘴唇。该认真起来了。

  一直线的行动方式虽然有速度这个优势,但是缺少灵活性。而现在她的行动模式则是以变化为主。

  但是相对的,速度的优势就没有了。因为那是迂回的手段。

  原来如此,趁我迷惑的时候来争取时间吗。那么,就得好好利用这一点了。

  好好想想。对手的真意。首先,如果我是她的话会怎么办呢?

  既然已经隐藏起来了,就要活用这点。首先,用迂回方式接近。或稍等一下后重新露面,直进。又或

  是埋伏在那里守候。

  只有这些吗。

  但是,就算知道这些,说到底我并不是她。就算都清楚所有可能性,也没办法确定具体的选项。

  ……这样应对的方法,只有那个了吗。真是,搞什么啊。

  从那里跑回去……不,这不是最好的办法。

  “……啊,有了。”

  一个妙案。

  总之现在她不在视野范围内。就是说,全力离开这个地方还是能办到的。

  那么,就可以去寻找适合作战的场所了。

  接下来,既然决定了就该开始行动了。这里并不是个好地方。

  谨慎起见,确认一下周围。从监视者的角度看来一定很滑稽,但我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迅速开始行动。现在开始就要看我的运气了。

  作为一个男人,偶尔也是要冒一下险的。

  可以的话尽量往无人的场所移动。普通情况下,这是绝对不可取的。但是,还是特地那样做了。

  并不是因为担心她的罐头会砸到其他人。

  只是凭着第六感寻找可以达成目的的场所时,不知不觉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作战方案,就算多少有些勉强依然希望去实行,这是人之常情。

  “接下来……”

  抬头望向上方。一座细长的四角型大楼,顶部的尖端刺向灯火通明的夜空。

  虽然不知道这幢建筑物的用途,但刚才看见有几个相貌普通的人走了进去。那么我进去应该也不会有

  什么问题吧。

  就选在这里吗。

  她还没追上来的样子。

  更准确地说,是因为我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然而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感觉是绝对正确的。

  朝着亮得耀眼的入口跑去。

  正面是升降机,升降机旁边是楼梯。左方,紧急通道。右面是走廊。

  实在是很简洁的设计。

  就选项来说电梯和楼梯二择一吗。

  但是,就算我奇迹般的知道有电梯这种东西,却不可能连使用方法都知道。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楼梯直

  奔而上。

  只有亲自到都会看过才能了解的东西,想起了说过这么一句话的亲戚的面容。

  本来应该是完全不明白的,听他说过之后可能稍微了解了一点。

  至少,能够看得出那是电梯。

  想完事情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三楼。虽然还有向上的楼梯,三楼已是极限了。四楼以上的话不敢保证

  成功率。

  ……呼,这次是因为被追才不得不去尝试。

  否则的话,通常人类都会因为恐惧而没有胆量踏入未知的领域。

  走进过道里。左侧是并排的房间,右侧是稍微高出腰间的围栏。就是说,可以从这里看出去。

  凉爽,不,应该称之为寒冷的空气吹了进来,真该好好感谢这份寒冷。

  对这副因持续跑动而出汗的身体来说,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可以的话还希望能有一杯水,不过这要求可能有些过分了……

  叹气的同时升起一片白雾。慢慢溶解在暗色里的那种景象仿佛梦幻一般。仿佛之前的骚乱都是假的一

  样,不禁会这样想。

  没有一丝多余声音的世界。自己的心跳,稍稍急促的喘息——一切一切构成了这恬静的旋律。

  好温柔。

  这样想。

  在老家那边这份安静是理所当然的。但至今为止都不曾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意义。

  以这种角度思考的话,能来到这里说不定是一件好事呢。

  ……现状被扔在一边了啊。

  “我到底怎么了呢……”

  与其说是乡愁这种美丽的感情,还不如说是不知不觉间就放松了。

  来到这里还没满一天就变成这个样子,我果然还是无法在都会里生存啊。

  苦笑。收回思绪,目光朝向楼下。因为放松了精神,连她是几时开始在入口处凝视着这边都没有注意

  到。

  “……发现你了。”

  “……是啊,被你发现了。”

  可能是因为一直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说出了这么句直接得连自己都吓一跳的话。她似乎也有点意外,

  柳眉高举,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我。

  视线重合了。两人之间似乎没了那种紧张的气氛。

  不行啊,这气氛和场景不符啊。

  “能捉到就捉来看看吧。”

  轻笑着往楼梯方向转身。同时她的嘴角也泛起愉快的微笑。

  “不要指望我会放水哦!”

  “啊、正合我意!”

  不然的话,也就无聊了。

  ∫∫∫

  终于,追到这里了。这次该轮到我了。

  两个人都情绪高涨。那是一种纯粹为做好眼下该做的事所集中的感情。

  像孩童一样纯真,只是为了捉住对方。

  像孩童一样纯真,只是为了从对方手里逃脱。

  明明两人都已经有相当岁数了,居然还会为这种幼稚的嬉戏认真。

  很满足。要说为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时间过得还不坏。

  真怀念啊。过去和老姐两人相互追逐到日落的日子。

  一起笑,一起四处跑。是啊,的确是有过那样的日子。

  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亲密无间的那个时候,那个遥远的记忆。

  如果现在她想起我的话,会想些什么呢。

  而现在,他也依然在以这种心情奔跑吧。

  “……分心了呢。”

  小声道,把思想切替回来。

  眼前的是电梯和楼梯。指示灯显示电梯正在三楼下往二楼的途中。

  但这儿是公寓,有可能是住在这的人在使用。也有可能是他按下的按键。

  相对的楼梯也是一样,就算有脚步声,也不一定是他的。

  之后是紧急通道。

  尝试着打开。金属的门发出了相当大的响声。开闭伴随的声音是如此之大,回声也相当长久。

  这样的话,若他使用紧急通道的话立马就可以知道了。

  就是说,选项缩小为两个。

  他突然跑进大厦肯定是因为想到些什么,难道这就是他的目的?唔,不过的确可以让人迷惑。

  但是,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确实迷惑和踌躇会带来失败,但也没必要特地自己来缩小我的选项啊。

  绝对不会被抓到,就算有这样的自信,在这种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地方极有可能会被逼进死路。这个风

  险也太大了吧。

  “会有什么阴谋、呢……”

  结果,就像之前一样,打着许多鬼点子吗。

  啊可恶,就这样迷惑下去也不是办法!

  从移动方式的便利性和相互间的疲劳度来考虑,最终剩下电梯这个选项了。

  明明都追到死路了,为什么反而是我在烦恼,真让人不愉快。

  那么,这次该轮到我报仇了。有仇不报可不是我的风格。

  是啊,这次该轮到我了。

  下定决心。这时电梯的指示灯跳到了一楼。

  反正也没想过他会蠢到直接下来,所以完全不在意从电梯里出来的是其他人。

  像接力一样滑铲进到电梯里,瞬间按下全部楼层的按键。

  电梯与楼梯的位置很接近,而且把头探出去就可以窥探到整条过道。

  既然猜不出他在想什么,那就选择最稳健的办法。

  反正不到照面为止,相互都无法得知对方的位置。

  发出低沉的声音,电梯上到了二楼。开门的同时冲出去,确认楼梯和过道。没有声音,也没有人影。

  无妨,就这样一层层探过去。再怎么土的办法,只要反复进行总会有结果的。

  在电梯门关闭之前回去。接下来是三楼。

  虽然之前他的确是在这一层,但我猜想他肯定不会留下来。

  但是,不能排除在的可能性。我在三楼重复了一遍二楼的作法。

  虽然看见过道里有三个人聚在一起,不过找他们也没事。无视,再次回到电梯里。

  这幢大厦一共七层。虽然并不喜欢干这种单调重复的工作,如果现在改变主意的话,就让对方如愿了。

  坚持到最后,决不改变。

  继续。

  ……四楼,没有。

  ………五楼,没有。

  …………六楼,没有。

  只剩下七楼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不由得对自己行动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

  不知不觉,紧握的手心渗出了汗。

  不要紧,绝对没有看漏。

  我没有出错。消除脚步声这么基本的事情是不会忘的,在此之上的集中力也没有分散。

  在电梯里的时间并不长,就算他同时也在移动,楼梯间也会留下脚步声的残响。

  到顶部就是我的胜利了。如果这样还被逃掉,除非是我曾经犯下了天大的过失。

  但是,把目前为止发生的事都确认一遍,这个可能性……是零。

  嗯,没有逃掉的可能——

  既然是这样,这种期待感又是什么呢?

  可能期待感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万一真的被逃掉了,我肯定会悔恨不已吧。

  但是,总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束手待毙。

  “一定要抓住你”和“这次会有什么花样”,两种感情在心底不断交替。

  这种莫名的兴奋,感觉真是不错。我也不得不承认。

  舔舔嘴唇。最后一层了,这次会有什么招呢?

  电梯门打开了。到目前为止都是照预定的展开。

  接下来便是当然的结果,为了确认这点飞身跳出电梯。

  “……咦?不在?”

  但是,等待着我的,只有一条安静的过道。

  一个人也没有。

  正如眼前所见,直线的过道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为什么……?”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明明是仔细从一楼一直找上来的。

  楼梯,过道,紧急出口。全都仔细找过了,没有看漏的地方。

  但是,不在。

  “怎么办到的——”

  为什么?怎么办到的?

  不停地自问。不明白。顺着空无一人的过道走过去。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可以动手脚的地方。

  但是,这样的结果我不能接受。到底漏过了些什么?

  脑子一片混乱。

  长发被冰冷的空气冻得伏了下来。仔细想想。用了什么方法,躲过我的眼睛。

  难道,想的同时,试着敲了敲尽头的墙壁。果然,是不可能会有什么暗门的。

  “唔唔……?”

  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其实根本不觉得这个行为是有意义的。

  原地蹲下,额头贴着墙壁。让头脑冷却下来。

  放松精神,叹了口气。总之先下去再说吧。

  向电梯的方向转身——

  试一下就知道了,无论是谁,换方向时都要把身体旋转一定的角度。

  我也不例外,这时候外面的风景飞快地从眼前掠过。

  是运气好的缘故吗?……不,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因为是低着头。正常来说从瞬间掠过的风景里应该看不出什么不协调。

  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望向外面。

  有了。

  跟一开始的情形一样,不过互换了位置,他向上望着我。

  不知是不是错觉,脚下一阵轻飘飘的。

  “什、什”

  惊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凉快吗——?上面——”

  因为距离的关系,呼喊声听起来有些延迟。

  老实说,只能觉得是被愚弄了。

  “为什么会在那里的啊!”

  连场合都不管了,大声叫道。他短短地答道,

  “秘密——”

  向我招招手。然后慢悠悠地离开。

  连跑都不跑了。绰绰有余啊。

  一下发生太多的事导致混乱了。

  啊啊啊啊受不了啦!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总之就是一阵狂奔。

  电梯也不用了,一口气冲下楼梯。随着自己吵杂的脚步声,楼层的阶数快速地在眼里切换。

  “给我等一下啊——!”

  绝对传不到他耳里的悲鸣,在大厦中久久回荡。

  ∫∫∫

  大厦外面。随着时间经过,温度也跟着徐徐下降。

  在这份寒冷之中,一名身着夹克的女性,一动不动地观望着这场骚动。

  无论谁看见现在的她,应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吧。存在感就是那么薄弱。

  但是,若是看见藏在眼镜后面那锐利的视线,以及那含着香烟的微翘的嘴唇,也许会有人能明白这种

  薄弱的存在感不过是她装出来的而已。

  背靠着电线杆,她静静地吸着烟。明明附近一个人也没有,依然慎重地留意着周围。

  香烟的烟雾溶解在空气中。

  “……唔。”

  看着眼前的大厦。她的眼里流露出对这座建筑物设计的不屑,不过这样的事对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无所

  谓了。

  她关心的东西只有一个。

  那便是里面的发生的那场骚动。那个女人气势汹汹地闯进大厦还没满一分钟。

  那个青年可以把青子愚弄到什么地步呢,这一点勾起了她的兴趣。

  方法得当的话,一般人也可以和魔术师/魔法使作为对手。但是,从来没有人可以把那个青子耍到这种

  地步。

  放下本来的目的,就这样观看到底的想法,从她心底里涌上来。

  “嗯——?”

  烟灰落下的时候,她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本以为已回到里面的青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里。

  要干什么呢,带着这种疑问注视着。

  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把手搭在过道的栏杆上,然后就这样往外面跳了出来。落地时,从水泥地传来沉闷

  的振动。

  “原来如此。”

  点头,感叹。她把香烟扔到脚下,踏灭。

  先让对方看见自己逃进里面的那一幕,趁着对方也跟进去的时候从过道里逃出来。

  自己已经逃进去里面了,给对方的这种先入为主的感觉是很难拭去的。

  顺着这个思路,通过非常理的方式从大厦脱出,这样的话就算青子上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看来不过是简单的假动作,其实是经过冷静思考得出的胜算极高的方案。

  点燃一根新的烟,干得不错嘛,轻轻赞道。

  接着会怎样呢,她继续观望着。预想中青年应该会马上逃离这里,但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做。

  就这样在道路上蹲下,也没有什么行动,一直盯着大厦。

  到底想干什么呢?来到这里,她再也克抑不住好奇心了。

  迈开一步,鞋跟发出响声,现出身影。朝他走过去。

  “怎么了?”

  装作关心的不知为何在路边蹲下的陌生人的住客,她用担心的语气问道。

  没有了刚才的锐利,而是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青年因为突然被搭话全身晃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

  “不,没什么。在等人罢了。”

  出乎意料的回答,她条件地做出惊讶的反应。若是了解现状的人,谁都会有这种反应吧。

  但是,对于扮演是一个不知情的路人的她,则是多余的反应了。

  “……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并没有什么……”

  敏感地察觉到这点,他问道。而她心里则骂了一声。

  不能大意。目前为止只看见他对待青子那种奔放的态度,但他真正有威胁的并不是这种东西。

  不仅仅是对状况,就连人的内心思考都能计算进去,细密地分析与判断。这才是他的武器。

  轻敌而露出破绽的话,哪怕是一瞬间他都不会放过。而且,被抓住的这些破绽都是严重的失误。

  叹气,扔掉香烟。拿掉眼镜。

  “虽然是预想之外……的场合。那么我也不用演戏了。”

  “……?在说什么呢?”

  他自然产生了疑问。而她用鼻子嗤了一声,摆出一副悠然的姿势。

  “我的名字叫苍崎橙子。……那家伙的姐姐。”

  “哈?”地张大了嘴,青年呆住了。

  “那家伙的……?”

  “嗯。真是的,让人不快的话题。”

  互相皱着眉进行的对话。一方是不愉快,一方是疑问。

  “那,请问这位橙子小姐找我什么事呢?”

  在敌人的关系者面前,却看不见一丝害怕。而且,也没有大意。

  一个由慎重和大胆的最优组合形成的人,她被这种平衡迷住了。

  然后思考。不要与之为敌。

  明明没有深入考虑,对于把自己卷入的事态的处理,却一个错误都没有。

  对于从这件事从得不到好处的她来说,是一个尽可能不想与之为敌的人物。

  虽然还有马上杀掉这一手,但这样做就会被青子得知自己的存在。

  那么,就只能尽量利用一下了。

  “那么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我找那家伙有事。要不要联手?”

  “和你?嗯,虽然听起来不坏,但我信不过你。”

  明显的可疑人物。这样的话,她亮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牌。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之后怎样就随你喜欢。”

  “嗯哼?”

  青子进去里面之后,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已经没有发表长篇大论的空闲了。橙子把必要的事情简要地

  叙述了一下。

  “这边的条件就这些。如何?”

  “如何,吗。”

  虽是问句,但是可以看出他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4\

  跑着。

  刚才的女人——苍崎橙子所说的话,让人半信半疑。

  橙子找她有事是真的,不过,她们不像是姊妹。

  长得不像,更重要的是,如果姊妹的话直接见面就行了。

  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方法的见面,有点不好的感觉。

  不过,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就帮帮她吧。不要想太多。

  游戏在当事者间终结。不知道那个女人图谋着什么,不过,冷场的话请尽快退席。

  ……跑着。

  超过预定的停留时间了。

  本来是为了逃跑而引起她注意的,结果却使自己陷入没有一丝多余时间的窘迫境地。

  该死,不擅长这种花招。

  一边保持着适度的距离一边确认,从橙子那儿得到的地图,好象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

  ……想想。

  橙子说要见她妹妹时,给人一种相当不好的感觉。

  是姊妹不和?不,不是那样的情况。从她的表情上,感觉到一些危险的气息。

  边跑边想。

  那家伙太扫兴了。绝对不能冷场。

  因此,想想。

  想了想人际关系、现状、由此而来的乐趣,我要打破现状吗?

  我该如何做?

  看来,这个游戏好象相当深奥呢。

  总算到达橙子所说的地方了。

  那家伙的标示非常简单,只是在地图上标定了一个地方。

  站在在目的地前……。

  「在这吗?」

  愣了一会,不知道是这做什么的,和之前去的那幢楼不大一样。

  玻璃砌成的入口相当的宽广,能让许多人同时进出。

  很好。

  但是,那个门没开怎么办?

  打坏玻璃吗?

  再一次看地图。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追来,有点慌。不过,像走错地方这类的蠢事还是不会发生的。

  确认。在地图一角写着『从西侧的紧急出口进入』。

  这样啊?

  很小的字。刚才只是大致的看了一下,没发现。

  在想也没有用。先进去吧。

  四处寻找,不久就找到了紧急出口。

  「那么……」

  很暗,一点光也没有。但是,我面前的紧急出口发出绿色的光,有点危险的感觉。

  不是像警灯那样闪烁的红光,看来没什么问题。

  现在是夜晚,当然很暗。

  甚至有点过于明亮了。

  「没事吧……」

  大致的看了一下,楼梯口那有象告示牌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看,分好几层。

  地下室卖的是食品,一楼是生活用品,二楼是女性衣服……。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百货商店之类地方?

  看了这个,最先去的地方当然是地下室。

  现在先吃点东西比较好,有足够的时间。

  轻快地走下楼梯。先不考虑她的事,之后在想办法。

  有这么多的东西,能做出许多圈套。可供选择的方案太多,有点为难该做什么样的圈套。

  不知道橙子打算怎样,不过,那家伙说不定会自作自受。

  情形不错。

  「哇啊……」

  到达了地下一层。

  吃了一惊,头一次看见这么多食物排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不管怎样,……先拿几个吧。

  架子上整齐的摆着许多食物,从里面挑点吃起来不费事的东西吧。

  这样想着,我擅自拿了几个面包。

  「饮料,饮用水」

  向写着饮料的一边走过去。离这相当远,字却看得很清楚。

  看来我在黑暗中的视力很好。

  发现瓶装牛奶,擅自拿了。默默地开始吃饭。

  「……那样哦」

  突然想到

  这里的人,每天都在灯光下生活着。

  从娘家出来的亲戚们,大概在抱怨因都市生活而视力下降吧。

  这样说来,城里的人应该不适应很暗的环境吧?

  这对我没什么影响。不过,对她呢?

  「……哼」

  毫无疑问。这样的话,能做各种各样有趣的事了。

  白色的东西在这样黑暗的环境很突出吧。

  对方能在多远看见?如果明白彼此的差别的话,应该会给战局带来相当大的影响。

  果真如此,就该开始准备了

  该怎么做好呢?

  ∫∫∫

  久远寺有珠站在高处,看着苍崎青子进入百货商店。

  她决定袖手旁观。

  所以当前的问题,只是该如何继续看下去而已。

  在对付那个青年时,青子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她想看。

  她的眼里只有青子。

  想起她一脸狼狈的表情。

  到现在还没有解决。说慢的话,确实慢。不过,应该没事吧。

  那青年是普通人,青子的身体也没有什么的事。那人没有伤害青子的力量。

  ——应该如此。

  久远寺皱了一下眉头,露出困惑的表情。在青子打开紧急出口的门,进入百货商店的时候,发生奇怪的事。

  紧急出口附近发出浅浅的光。最初,久远寺以为是从门缝传来的,不过不是那样。那光与其说是绿色还不如说青色,有熟悉的感觉。

  那是有指向性的光。一般的光源,是向周围发散的。而那个光,有着清楚的形状。

  像文字的形状。

  光。文字。形状。

  还有,熟悉的感觉。

  由此得出结论让久远寺愕然。

  「如尼文字……!?」

  疑惑变成确信。

  那青年确实是普通的人。所以,久远寺才会怂恿青子去杀他。

  对于青子的看法,久远寺也认同。

  看来有其他魔术师插手了。

  那青年是第一次见青子使用魔法时还没问题。

  在那以后,情况变了。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情况,得出一个结论。

  「糟糕……!」

  焦躁起来。

  必须早点到青子那去,不可大意。这行动,偶然地救了她。

  在她打算跳进百货商店的瞬间,黑影向她的脸飞来。刚刚感到风声,有什么东西就在右耳边爆炸了。

  「轰!」

  爆炸冲击让她在屋顶打了几个滚。在面向天空的刹那,久远寺发现黑影象盖子一样罩过来。

  下意识地躲避。用最适应自己的方法,以最恰当的方式行动。

  像被四周的风景溶解一样,久远寺的身体突然消失了。

  一瞬过后,久远寺出现在黑影范围之外,急剧的呼吸着。

  「……空间转移呢,久远寺有珠」

  冷冷的讥讽的声音。

  在屋顶一角,

  紫烟弥漫的夜色里,苍崎橙子站在那里。

  「趁我不注意的时攻击,却没能成功地杀死我」「只是普通魔术师的水平。」

  捂住开始冒血的耳朵,久远寺转过身来看着橙子。

  橙子不为所动,笑着扔掉香烟。

  「这可不是一边流血一边说的台词哦,真难看」

  嘲笑着,她收回了影子。

  久远寺咬牙切齿地盯着橙子。

  在她眼前的,是由协会赐予“红”这个最高等级,封印指定的魔术师。

  不是说几句狠话就能打发的对手。

  状况明确。

  尽管在对峙着,还受了伤,不过,对战局影响不大。斗志高涨。可以说之前的奇袭没有成功。

  「原来你就是幕后黑手」

  「发现了吗?虽说特意把程度降低了。话又说回来,草十郎才是关键呢」

  「不可能」

  久远寺这样想着,直到她听到橙子接下来说的话。

  那是,决定性的话语。

  「——目标是青子」

  「的确。那样的话我就很碍事了」

  双方的立场都很明确,没什么话好说了。难以估计彼此的实力差距,不知道对手的能力,还失去了先机。

  久远寺动摇了。

  「区区魔术师,能赢地了魔法使?」

  对此,橙子无言以对,脸上露出危险的表情。

  久远寺毫无所觉似的继续说着。

  「别以为我和青子一样」

  强调自己和只擅长破坏的青子不同。确实,久远寺比青子更擅长魔术。

  在加上对自己魔术的自傲。

  所以,无论橙子是多么出色的魔术师,她都有自己比较强的确信。

  「哼,真会逞强。你连使用与我同样的水准的魔术的能力都没有吧?」

  「逞强的是你」

  象到达极限一样,魔术地大声的说着。那是非常愉快的样子。

  战斗不是单纯的加减法,这一点久远寺很清楚。所以,她不明白橙子为何用双方魔术的差距做嘲笑的理由。

  橙子拿出一根香烟,点上火。

  「——知道吗?」

  「什么?」

  出乎意料的话。

  「是有关瑞典的魔术师的话题。就算过着如何闭塞的生活,也该知道的」

  听到这句话,久远寺的表情变了。

  「那又如何?」

  隐藏崩溃的表情,发出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想让对方动摇,结果却被对方动摇了。

  久远寺毫无反应的样子,并没有骗过橙子。橙子一副正合我意的样子,扬扬嘴唇。

  为了寻求更多的满足,魔术师大声的说着。

  「哼,不知道就告诉你。他最近做的有关破坏的研究……」

  不行,久远寺心想。乌黑的感情蠢动着。

  多说无益。

  杀了她。

  那件事,不能被发现。

  不断说话的橙子松懈下来。久远寺没有放过那个破绽。

  「是吗……」

  随声附和着。

  「那好极了!」

  她偷偷地的取出小刀,轻轻曲膝。

  不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用尽全力向前冲去。

  橙子不满地歪曲了嘴唇,展现脚下的影子,形成防御姿势。看到这个,久远寺全力攻击。

  从影子的间隔刺过去。手臂无声地挥下,刀尖刺向魔术师的咽喉。

  「切!」

  橙子转头,用影子挡住小刀,漂亮的躲开奇袭。

  一击未中,爱丽丝立刻后退。但是,影子以更快的速度袭来。

  在心脏即将被影子贯穿的瞬间,久远寺向后一倒,躲了过去。

  接下来发动攻击的,不是身为使魔的影子,而是魔术师本人。橙子用脚踩向因躲避影子而摔倒的久远寺。

  来不及躲闪。

  双手摆成十字形护住头部,挡住。橙子的脚后跟刺入右臂

  骨折了。

  剧痛的冲击让身体硬直。

  没有悲鸣的时间。久远寺吟诵道

  「水哟!」

  四股小指大小的水弹,在近距离以音速射向橙子。

  来不及唤回影子,橙子只能勉强避开水弹的直击。

  三发擦身而过。一发贯穿侧腹。

  「中!」

  「真难缠!」

  击退橙子以后,久远寺立刻转移,拉开距离。

  同时,橙子点燃香烟,展开影子。

  「技艺没有——-!」

  久远寺向前伸出手,集中意识。

  一瞬间就召唤出刚够淹没影子的水。水分急剧地聚集,使得周围的气压显著地变化着。

  卷起的风弄乱了电线,火星四散。

  「「——去!!」」

  意外地用同样的言词发动。

  青和黑的接触。

  久远寺唤出的水瞬间就把影子淹没了。

  杀了。难以压抑心中的喜悦,久远寺笑了。

  橙子应该就这样被水击溃了。结束。

  看来,我的实力在橙子之上。

  ——沉醉于那样的幻想。

  突然出现了一些耀眼的东西。有着文字形状的光,在久远寺与橙子之间闪烁着。

  发现她的意图,闪躲。

  「太迟了」

  冷淡的声音。

  应该能躲开的。然而,骨折的右腕难以控制,回避不及。光缠绕上来,无声地烧毁右腕。

  久远寺惨叫一声,蜷曲了身体。

  利用双方魔术冲击的时机隐藏身形,用如尼文字直接瞄准攻击久远寺。

  与过早确信胜利的久远寺形成鲜明对比,橙子用冷静地判断决定了胜负。

  那是如此明显的差距。

  以右腕为代价,久远寺明白了自己对战斗的觉悟不够。

  但是,没有后悔的时间。久远寺从屋顶跳下。

  身影消失在空中。

  只留下橙子一人。

  「……逃跑了」

  无聊地嘟哝着,扔掉香烟。事前设的结界,对久远寺没什么影响。

  点了一下头,她对着那群密密麻麻的闪烁的文字,鸣响手指。

  如尼文字失去效力,回归虚无。

  「幸好手里的棋子起作用了」

  挺直身体,橙子离开了。

  ∫∫∫

  到底,他是什么人。

  能进入已经关门的百货商店,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小腿突然撞上放在紧急出口的灭火器,不由得蹲了下来。

  「呜……」

  好痛。

  皱着眉,我增强了警戒心。没办法,只能小心翼翼的走着。

  向那样走撞上也是应该的,我过于着急了

  ……不冷静不行。

  太暗了,眼睛看不清,用手摸索着慢慢前进。在紧急出口特有的绿光照耀下,影子指向前方。

  这光使得周围难以看清,真是讽刺。

  尽量小心的沿着台阶走着。他在哪?

  说实话,我追丢过他一次。后来,因为他多余的招呼,又跟着追来这里。

  结果陷入困境。

  「………认输了」

  四下张望。自己被引到麻烦的地方。

  再加上,这里是百货商店。

  是可以很容易的做出许多陷阱的地方。虽说我也能做陷阱,不过,他的目的可能就是让我在这设陷阱,浪费时间。

  总觉得,压倒性地不利。

  太暗了,附近有什么东西都难以辨认。说不定这样反而能够接近他。

  虽说不利,不过,如果不进入结果中向(以)他不挨近。

  ……真是的,就没有这种可能性吗。

  叹气。

  没有办法。往正面想。

  直接冲进去,突破全部障碍捉住他。嗯,就这么办。

  「真是看不腻呢」

  突然有声音响起,还稍微带着点笑意,是他的声音。

  出乎预料。

  到现在为止,他从未在不安全的状况下与我接触。我追他逃的模式一直重复着。

  哎呀,这里想必是他的地盘。

  「觉悟了吗」

  为了打碎那个傲慢,我环顾四周。没找到。这么说,在哪里藏着吧。

  隐藏脚步声,开始收索。在黑暗里一边寻找一边移动。

  「先说一下,这里有很多危险的东西哟。」

  从左边传来警告声我明白。不过,既然你在那边,就算前面有危险也不能不去。

  向手边的架子伸去,摸到几个碟子。试着向前扔出几个。

  碟子碎了,发出吵闹的声音。没有发生其他的事。

  没问题…前进,脚突然碰到绳子。

  低下头往前冲。

  哗啦!

  「雨!?」

  这起突发事件让我大叫起来。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像是有水从上面泼下了。

  而且,脸上有碎塑料袋。

  「水,塑料袋?」

  …………哎呀,这样啊?

  难以解释的感情沸腾起来。明白了。这里确实是他的地盘。

  那样,完全,就像鬼屋一样。

  「…………」

  无言地扔掉碎塑料袋。

  对手,来了。

  耸耸肩,环顾四周。看来,这里没什么厉害的陷阱。

  肯定都是一些捉弄人的东西。

  这样的话,无视就行了。

  眼前就有这样圈套,脚前横着一根绳子。

  这样就想让我跌倒,大错特错。

  「a,那——-」

  有什么声音接近了。

  这样明目张胆,轻视我?

  但是,这次我好象大错特错。

  「!」

  平底锅从两边的架子上掉下来。

  是大型的东西。

  轻视的是我。这是单纯而又狡猾的陷阱。

  吐出焦躁,气在平底锅落下前冲过去。然后紧急刹车,不让身体太过靠前。

  又一根的绳子横在眼前,差一点就要撞上了。

  冷汗出来了。

  又被设计了。

  我的行动被预测了。不然,不会有这样的陷阱。

  过分的游戏主人也在。

  不改变不行。

  要以非正常的方式行动。不那样没法接近。

  不按他的想法行动,反其道而行之。

  先回去吧。在盲目寻找之前,先休息一下也不坏。

  离他很近了,现在放弃的话有点可惜。

  但是,我正处于混乱状态,盲目行动的话一定会落入陷阱。

  不效果没有的自己变得讨厌。转身,跳过由烹调器具堆成的山。

  着陆,站稳了。

  决定了反其道而行之的是我。

  决定了后退的也是我,不过。

  哪能因为这样就马上有了结果呢?

  愚蠢的事。

  ——他就在我眼前,一脸“糟了”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