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Fami通文库 七色星露

诺奈线 告白在下一次

七色星露 市川环 41402 2019-08-03 11:29

  「………」

  「………」我和结城都各自低着头在大雨中默默地走着。我想现在的我们,都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对方吧。我打心底里觉得,现在这大雨真是下得太好了。在这不停地下着的大雨中,把一切的声音全都掩盖了。呼吸声、心跳声、轻微的动作,一切都融入了这大雨之中。

  「……哈咻」

  「啊!」一直没注意到。因为大雨的缘故,我和结城都已经全身湿透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真的会感冒的。

  「抱歉,结城。很冷吧」

  「没什么,这点雨……」

  「这样下去不好。回宿舍吧」

  「……嗯」结城对我坦诚地点了点头。就这样,带着结城一起回宿舍吧。虽然应该先联系下松田先生,但比起这个还是先想点办法解决下结城湿透的衣服。

  「你知道我宿舍在哪吧,离这里很近的」

  「嗯」

  「走吧」说完,我转过身,稍微加快了脚步。但是,背后并没有传来跟上的脚步声。

  「结城?」

  「啊!对不起」我停下步子回头一看,结城正慌慌忙忙地朝我这里跑来。看到结城跑到我身边后,我又迈出了脚步。这次,可以清楚地听到结城尾随而来的脚步声。虽然只是如此的小事,却让我格外安心。我一边确认着结城的身影和她的脚步声,一边继续向宿舍走去。终于可以看到宿舍了,心中稍微安心了些。但是,雨还在继续下着,雨水也还在浸湿着我们的身体。虽然雨比刚才小了,但一时半会儿好像还不会停的样子。还是快点回到宿舍里擦干身体,洗个澡比较好吧。还有换上干净的衣服。去我的房间……毕竟不太好吧。反正麻宫她们也在宿舍,结城和她们一起应该没问题了吧。而且大家也很担心,还是早点告诉她们结城已经没事了比较好。大家如此的担心结城,可不能不放在心上呢。

  「结城,可以看见了」

  「嗯」

  「进去后,先洗个澡换下衣服比较好」

  「嗯、嗯」

  「早上,看麻宫她们也在,我想洗澡和替换衣服的问题是可以解决了。」

  「……啊」

  「嗯?」就这样,我正准备从正门玄关进入宿舍里面。可正当我迈出步子准备进去时,结城突然拉住了我衣服的下摆。

  「…?」被结城拉住的我,回过头去看着她。

  「怎么了?不快点进去的话会感冒的……」

  「石蕗……正、正晴的房间比较好」

  「咦……!」心脏快要跳出来了。结城小声但又鼓足勇气般的一句话,让我的心动摇了。而那句话却让我高兴得不得了。

  「……不行吗?」

  「唔…」

  「啊……」一边抬起头,我握紧了结城小小的手。虽然结城很惊讶地看着我,但也同样紧紧地回握了我的手。

  「……别被人发现了,从后门进去吧」

  「…嗯」我一边拉着结城的手,一边向着后门走去。

  「后门的话平时是没有人的,我想可以悄悄溜到宿舍里面」

  「嗯」牵着手的感觉,好温暖。只不过这小小的身体接触,便感觉缓解了雨水的冰冷。而且比起那个,我想再也没什么比得上能跟结城接触更令人高兴的事了。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从后门回到房间的我,在结城进入房间后慌慌张张地把门关上了。

  「到里面去吧」

  「嗯」虽然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进来,但还是把锁门上吧。要是被发现结城在我房间里的话肯定会惹上一堆麻烦。我锁好门后,进到里面的房间直接向着衣柜走去。

  「等一下,我去找毛巾」

  「嗯」我对坦诚回答的结城轻轻点点头后,便去衣柜中找毛巾了。确实记得应该有一条是昨天刚洗的。

  「啊,有了」我取出昨天刚洗好的整洁的白毛巾,轻轻地擦了下头。再来就是给结城用的浴巾也在里面吧。

  「正晴……」

  「稍等一下。马上就把浴巾拿出来」

  「浴巾?」

  「嗯,房间里有简易淋浴」

  「淋浴…」

  「我一会儿再洗好了,结城先去洗吧」

  「嗯」我找出了条又大又白的浴巾,把它拿出来后关上衣柜。昨天把衣服洗了真是太好了。

  「给,浴巾」

  「谢谢」接过浴巾轻轻擦了下头发后,结城用一副接下来不知怎么办才好的表情看着我。

  「啊,抱歉。浴室在那边」

  「嗯」我用手指了下那边的小门。那里是单独围成的一个小房间,可以在房间里当淋浴房用了。不过我个人不太喜欢一体浴室,平时还是去公共浴室的情况比较多。

  「虽然平时不怎么用,但还是有好好打扫过的」

  「嗯」

  「啊,再就是这里不像结城家那么宽敞,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还请忍耐一下」

  「没关系,没事的」

  「是吗」

  「那么,我去洗了」

  「不用客气啦」

  「谢谢……」道过谢之后,结城便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刚还想她是怎么了,结城突然毫不犹豫地把衣服的纽扣解开了。

  「咦!!!」结城突然就在那里脱起衣服来。因为这突发事件,我慌忙把视线从结城身上移开。

  「……怎么了?」

  「别、别突然就把衣服脱掉啊!」结城对着慌张回答的我笑了起来。

  「啊哈哈哈。真奇怪」光是移开视线还是害羞得不得了,我不由得背对着结城。

  「衣、衣服。就挂在那边的衣架上吧」

  「嗯」背后又传来了脱衣服的声音。不过这回不单只是脱衣服的声音,挂衣服和叠衣服的声音也包含在内吧。有点讨厌对那声音在意个不停的自己。但又怎么能叫我不在意。

  「……结城」

  「为什么要那么吃惊?以前也不是看过吗」

  「虽、虽然是那样没错!!」的确在我还是那个布娃娃的时候,曾被结城硬拉去一起洗过澡,可那时和现在的状况完全不一样。

  「不一样啦!」

  「什么啊?」

  「我!和那时候完全不一样啦!」

  「哪里不一样了?你是指现在不再是羊了吗?」

  「虽、虽然那也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指那个…」

  「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听结城的声音,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和那时有决定性区别的事,明明就只有那一件。

  「我、我会……很在意的」

  「………咦!」

  「所以,像那样在我眼前脱衣服……我会很困扰…」

  「………」见我没再说下去,结城沉默了。也许这样的事,并不能回答吧。虽然很在意结城正用怎样的表情看我,但现在根本不可能回头去看她。

  「啊……」也许是害羞了吧,结城在我还在背对着她的期间跑去洗澡了。我想这样也不错。要是那样沉默下去,也许会有点受不了。

  「对了,换穿的衣服」结城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还是湿着的。洗完澡的结城不可能就这样穿上去吧。因为有台公用的干燥机,可以用它来干燥衣服,但在这期间一定要准备件换穿的衣服才行。平时没怎么穿过,能让洗干净的结城穿着合适的衣服……有吗。

  「这件就行了吧」衣柜里正好有件不错的衬衫,先把它拿出来吧。先放在床上吧。

  「呼……」在床的旁边坐下,我呆呆望着窗外。雨似乎准备要停的样子,只听见淅淅沥沥的声音。照这样子,明天日出前雨应该会停了。浴室那边传来了淋浴的声音。当然是因为里面结城正在洗澡。可一想到传来的淋浴声,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呼……」用搭在头上的毛巾胡乱地擦着头发,好让自己听不到洗澡的声音。即使这样做,果然还是会传过来。

  「……哈啊」我到底在干什么。明明今晚的0点,结城就要回那边了。………。……。…。对了,到了明天就再也见不到了。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到时候会对我说『骗你的』之类的吗。……没可能。松田和如月老师也说了。明天就见不到结城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可我不想接受那样的现实。结城明明就在这里,就在我的房间,但到了明天就再也见不到了。这样下去真的好吗。连接这边和那边的机器有着重大的缺陷。这么说来,是否就再也见不到结城了呢。

  「啊……」洗澡的声音停了。结城,要出来了。

  「那个……」

  「啊!」尽管是理所当然,洗完澡出来的结城就只裹着一条浴巾。急急忙忙把身转过去,可是看过一次的身影在脑中怎么也消除不去。

  「换、换的衣服在那里!」

  「嗯」

  「我放在了床上!!」床上准备好的,是平时不怎么穿的白衬衫。我想那件的话,应该可以把结城全身都遮起来。

  「穿这个就可以了吗?」

  「嗯!那个下摆很长」

  「谢谢」背后传来结城换衣服的声音。目前穿到哪一步了,即使不愿意脑子里还是想象个不停。我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想象力特别丰富。不要想不要想……。

  「………唔唔…」做不到。本是听洗澡的声音就已经在意成那样了,现在却在我身边穿衣服。但是,感觉还有别的什么……。

  「啊!」

  「咦?」

  「对了,必须给松田先生打个电话!」从早上就一直在担心了,不联络一下不行。一而再再而三地忘记,实在不太好。

  「……等下!」

  「嗯?」拉住正要站起来的我,结城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起身到一半的我又重新坐了下来。即使我已经坐了下来,可手依然是牵着的。

  「怎么了?不打个电话给松田先生的话,他现在一定很担心」

  「嗯。这个我明白」

  「那为什么?」

  「已经,只有一点点时间可以在一起了……」

  「啊……」从结城口中明确地说出的这番话,让我重新认识到这个现实。果然,结城必须回到那边。这就是现实。

  「所以,到那时为止,我想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两、两个人单独……」

  「所以,才说正晴的房间就好」

  「是吗……」为了不让握在一起的手分开,互相让手指缠绕起来。刚洗完澡的结城的手,好温暖。

  「正晴……」

  「那个」面对着眼前只穿着我那一件衬衫的结城,眼睛不知道该往哪看才好。看脸的话,那敞开的胸口和锁骨令人遐想,话虽如此,可看脚边的话,细长的大腿从衬衫的下摆忽隐忽现。无论看哪里都不能静下心来,结果变得只能看着屋里的地毯。

  「呐,看这边啊」

  「这、这个」

  「拜托你了」

  「啊……」结城用单手抚摸着我的脸,把别向一边的脸往自己那边转了过去。眼前,是满脸通红的结城。

  「我也,非常紧张」

  「嗯」

  「听我说,正晴」

  「怎、怎么了」

  「再过一会儿,我就要回那边去了」

  「嗯。我知道」

  「但是,在那之前请让我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感情」缠绕着手指的力道,稍微变强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放开这份感触。

  「我不要刚才那样的,我想要更清楚地向你传达我的感情」

  「结城……」

  「正晴」

  「嗯」

  「我的这份感情,最初一直以为是因为媚药产生的」

  「…嗯」

  「但是,并不是那样。心会跳得那么快,心会疼得那么厉害,那并不是药的原因」

  「现在也一样,就只不过是像这样在你面前,心就已经跳得这么厉害」

  「……可是这并不是药的原因」

  「看着你,感受着你的视线,感受着你肌肤的温度,我就心跳不已」

  「正晴…………我喜欢你」

  「……结城」

  「喜欢……。好喜欢」直直地注视着我,结城的脸红了。对于那姿态那表情那话语,我感到很高兴。

  「谢谢……」

  「啊!」只是忘我地,伸出手来紧抱眼前纤细的身躯。感到惊讶的结城也把手绕在我背后,紧紧地抱住我。

  「正晴……」怀抱中的结城小声地叫我。放松紧抱着的手腕,注视着结城的脸,眼前的结城瞳孔湿润了。

  「嗯」眼前的结城可爱的不得了。伸出手心,轻轻地抚摸她的脸蛋,结城感觉很痒似的露出微笑。向着那笑容,慢慢地把脸靠近。

  「结城」

  「嗯……」伴随着我的靠近,结城闭上了眼睛。注视着那表情,嘴唇重叠起来。结城的嘴唇微微张开,我毫无顾虑地从那里把舌头伸入纠缠在一起。

  「嗯、嗯嗯」结城好像有点痛苦似地发出声音。传到耳朵里的那声音,让我相当兴奋。

  「嗯…呼」

  「啊嗯、嗯……!」一边像贪恋嘴唇和舌头似地接吻,一边让舌头相互缠绕着。唾液像在口中纠缠似地拉出粘稠的丝线,口中和嘴唇都黏呼呼的。

  「啊、哈……。嗯嗯」

  「哈啊……啊嗯」但愿这感触永远不忘。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让舌头继续缠绕着。一边纠缠着舌头接吻,自然地把手指伸到了结城穿着的衬衫纽扣上。

  「啊、嗯、嗯嗯、呼」

  「哈啊、哈啊……嗯」一边缠绕着舌头吮吸唾液,一边用手指把纽扣解开。一解开纽扣,便从白衬衫的下面看到了结城比衬衫更白的肌肤。就这样接着吻,我稍微睁开眼睛看那雪白的肌肤。从敞开的衬衫的胸口,看到了结城那略大的胸部。

  「啊、哈啊……正晴」

  「嗯,结城」嘴唇分离的瞬间,互相呼唤着对方的名字。耳里传来的那声音,十分叫人高兴。边接吻边移动着手心。慢慢地,在结城的胸部上移动,轻轻抚摸着。

  「啊、嗯嗯!」身体抽动了一下,结城喊出了声。虽然稍微有些吃惊,但还是试着就这样温柔地用手心抓住乳房。

  「嗯、嗯……」手心充分感受那份柔弱的触感,轻轻揉着那座山丘。

  「啊、呼……嗯呜」

  「嗯、嗯……。嗯」对揉着胸部的手起了反应,结城发出了声音。尽管如此,好像不想让嘴唇分开似的,还是把嘴唇塞来我这边继续接吻。配合着手的动作发出声音,缠绕起来的舌头继续活动。

  「呼啊、啊啊……。啊嗯、嗯」

  「啊、嗯」只是柔软的小丘还不够满足,试着让手指触摸那有点在意的部位。

  「啊啊!」

  「啊……」用手指头稍微碰触乳头,结城就敏感地反应起来。吃了一惊,马上把手指拿开。

  「啊、嗯嗯……正晴……」可是,结城好像想让我摸更多似的,把身体往我这边蹭近。

  「嗯」边扶着靠近过来的身体,边像刚才那样用手指触摸乳头。

  「啊、啊啊!」结城又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发现那里开始变硬,就得寸进尺地用手指边捏着继续触摸。

  「啊、嗯!呼啊、啊!」

  「哈啊、哈啊。啊、嗯嗯」被摸会有感觉吧,我每次动手指时结城的声音就变得更可爱、更甜美。那触感和甜美可爱的声音,让我兴奋了。接了吻,就不单只是用手心和手指爱抚,还想更加更加地感受结城。移开嘴唇看着结城,通红着脸的结城表情好像很害羞似的。

  「正、正晴?」

  「抱歉,我……」结城看着不知所措陷入沉默的我,微笑起来。

  「可以喔」

  「咦?」

  「现在,并没喝药也没喝白兰地」

  「嗯、嗯」

  「我,想和正晴结为一体」

  「结、结城……」

  「但是……」

  「但是?」

  「正晴,你也脱掉吧」

  「嗯」对害羞似的说出这话的结城点了下头,我开始脱起衣服来。结城害羞地看着我把衣服脱了,但脱裤子的时候因不好意思转过身去了。全部脱完的我,注视着背对着我的结城。很害羞吧,没有要转过身来的意思。

  「结城,这边」

  「呀!」抱住背对着我的结城,我就那样坐在了床上。形成了结城坐在我膝盖上的姿态,我用力地紧紧抱住她。

  「正、正晴」

  「对不起」只能向害羞地扭过头来的结城道歉。可是,刚才的话太令人高兴了,无论如何都想马上抱住那身体。

  「啊……」

  「那个……」注意到刚才为止的接吻和爱抚而产生反应的身体的一部分了吧,结城很害羞的脸红了。

  「……可以吗?」

  「嗯」再一次紧抱小声回答着我的结城的身体后,我放松手臂的力量。

  「稍微把腰抬起来」

  「这、这样吗?」从稍微抬起的腰的缝隙间把手放进去,悄悄地靠近大腿内侧。

  「啊、啊!」

  「对、对不起」

  「呀、啊……。不、不必道歉」

  「嗯」照结城的话做,就这样让手进行下去。让手指前进到大腿内部,轻轻地碰触了一下。

  「啊!!!」

  「啊,已经……」

  「啊、啊啊!」碰触到里面的指尖稍微动一下,发现那里已经湿了。轻微一动就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结城叫出了声。

  「啊、呼!啊啊、啊!」手指动了一会儿,从结城的秘部流出了更加多的粘稠的爱液。知道已经充分湿润,我把指尖停了下来。

  「要进入……了」

  「嗯」移动手心,靠近自己的家伙。一边探索结城的秘部和自己的家伙正好重叠的位置,一边慢慢地挪动着身体。

  「啊!」发觉到我的家伙正顶着自己秘部的结城发出了声音。听到似乎很吃惊,又好像很害怕的声音,感觉稍微冷静下来了。

  「放、放松力量」

  「嗯……」紧抱着照我的话乖乖放松力量的身体,为了让先端感受到互相碰触的部位,扭起腰来。

  「啊、啊……」

  「疼的话,要说出来」

  「嗯、嗯」一点点也好,为了更容易地进入,用指尖把结城的秘部稍微撑开。

  「啊!」轻轻地吻了那只是碰触就会发出声音的结城的脸蛋,为了完全进入而慢慢地让先端前进。

  「……呜!」为了让紧紧合在一起的秘部入口敞开,以很慢的速度往里面前进。

  「啊!!!」

  「哈啊、哈啊……」

  「疼!嗯!」渐渐往结城的里面前进,应该已经放松力量的身体很痛苦似的变得僵硬。尽量努力让她把身体放松,在埋入先端一点点的地方我停了下来。

  「哈啊、哈啊……。正晴……?」

  「不用勉强自己…」

  「没、没有勉强。不要紧的」

  「嗯」轻轻摇着头的结城的表情,看起来果然是忍受着痛苦。但是,能对我说不要紧让我感到很高兴。

  「那么,继续了喔」

  「嗯」再一次抱紧结城,为了让进入的先端更加往里进,让结城把腰降低。

  「呼!……疼、嗯嗯!!」

  「啊、啊啊……!」每当往结城那狭窄的里面前进,心神都差点被吸盘似的感触所吞噬掉。多么想就这样子,想什么都不考虑一口气冲进去。但是结城那痛苦的声音,让我无法允许自己这么做。

  「啊、啊!!!」

  「哈啊、哈啊……。啊啊……」一边注意不要沉湎在那吸盘似的感触里,一边慢慢地往里边前进。

  「嗯!」

  「啊……!」缓慢的运动,在结城里面撞到了什么时东西时停住了。数秒后才知道那是因为已经是最深处了。回过神来,我的家伙已经完全进入结城里面了。那感触,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

  「哈啊、哈啊哈啊……」

  「全部,进入了喔」

  「诶……!」肉体深处被我完全插入的结城很辛苦地喘着气,但听到我的话还是很惊讶似的往自己的下腹部看去。

  「啊!!」而知道那话是真的后,害羞得满脸通红。

  「再、忍耐一下」

  「诶、啊!!」我再次紧抱结城,轻轻地往上顶着结城的身体。

  「啊、啊啊!!」

  「唔!!」只是稍微动了一下,结城的身体就好像拒绝一般把我夹住。但是,那种程度的收缩对我来说算不上是拦截。吸盘般温柔地收缩,是我到目前为止都没体验过的感触。

  「哈啊哈啊……!结城!」

  「啊、啊!呀啊、啊、正晴!」尽量不让结城的身体有负担,断断续续的慢慢地扭动着腰。我想只是在肉体里面轻轻摩擦而已,但带给肉体的感触虽说不上是很甚却也不轻。这是让全身震动,激烈感触。

  「啊、痛!啊、啊啊!」

  「嗯!唔!」每当摇动身体,结城都发出似乎很痛苦的声音。是否真的很疼,那声音和刚才为止的甜美的声音不同,确实是带着苦痛的。

  「结、结城……!」

  「呼啊、啊!啊!!」

  「真的,不用勉强」从背后抱住她,轻轻扭动着腰部我对结城那么说道,结城硬撑着还是摇了头。那身姿令我很感动。

  「嗯、啊嗯!没、没有、在硬撑!」

  「嗯」

  「呀!啊、啊!」点了点头,又再次往上顶着结城的腰部。这次,稍微强烈些。这么做着,结城的声音变得比之前都要大了。强烈一顶,肉体便暂时性地往上浮,又再沉下。我的家伙被那样轻轻摩擦,对那感觉起了反应,觉得又变得更大了。安受于没有硬撑这句话,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腰往上顶。

  「啊、啊啊!正晴!」

  「嗯、嗯!」结城的身体不断上下沉浮,而每度含吐着我的家伙时,都有种无法解释的感触。得寸进尺地这样子做了好多次后,感觉到结城的手臂好像加强了力量。

  「嗯、不!」

  「不要?」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我停止活动。悄悄地偷看结城的脸,她正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我。

  「不……」

  「是、是吗。那么,不做了?」并不是因为不要这句话而受了打击。可结城不愿意的话我也不想这样继续下去。那样的话,即使还在途中也还是放弃比较好。

  「不、不是那样的」

  「不是?」结城的『不要』好像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嗯。要更加……」

  「要更加,那要怎样才好?」

  「我想要你紧紧抱着我」

  「咦……」

  「更加,紧紧地抱着……」

  「嗯」放开结城的身体,让她和我成面对面的状态。就那样子,让结城坐在床上,我成屈膝状态正好合适。

  「正晴,抱着我……」

  「嗯」两手紧紧抱住结城的身体,结城也用两手缠绕着我身体抱过来。比起刚才,相互之间的身体更加贴近,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好高兴……」

  「我也是」回应着边搂着我边蹭过来的结城,我稍微放松了抱着的身体,定定地看着她。

  「要再来一次了」

  「嗯」得到同意后,我再次慢慢扭动起腰部。

  「啊、啊啊!」

  「嗯嗯!」我慢慢地活动着家伙,在结城里面一半的深度重复抽插。

  「呼啊、啊!嗯、呀啊啊!」

  「结城!」每动一下都可以感受到在结城体内摩擦的那种纠缠似的触感。

  「呀、啊啊!呼啊、啊、啊!」原本缓慢的动作,渐渐地快了起来。虽然打算不要让结城的身体有太大负担,但发觉时已经动得很激烈了。

  「哈啊、哈啊……!啊、咕」发觉到自己动得太激烈,我再次放慢速度。慢慢地把先端最大限度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回到最里面。可以感觉到结城里面的感触,慢慢地纠缠上来。

  「啊、啊啊……。呼啊、啊」慢慢地重复多次后,感觉到纠缠的感触变得激烈起来。应该是习惯慢动作了吧,结城也开始轻微地扭起腰来。

  「啊啊、啊、啊……!呼啊、啊!」是无意识的吗,结城紧抱住我不断地扭动着腰。

  「哈、哈啊。啊、啊!」

  「嗯、嗯!」即使对那无意识动起来的腰相当兴奋,我还是尽量地注意不要太激烈。

  「呼啊、啊啊。正晴!」

  「嗯。不用怕」放低头轻轻地接了吻,我又进入到结城的最深处。

  「啊、啊啊啊!」结城猛地抽动了一下,在身体还含着我的状态紧紧地抱住我。手臂加强力道紧紧抱着结城,结城也加强了抱住我的力量。插入的感觉无法形容,我只是稍微动了下身体,那里就轻微地抽动起来。

  「正、正晴……」

  「结城,知道吗?」

  「什、什么……?」

  「做到和结城所说的那样了」

  「诶?啊……!」虽然好像不知道话中的意思,但马上就理解的结城脸红了起来。

  「我、现在。和正晴,结为一体了……」

  「嗯」

  「正晴……」我点了点头,从结城的声音听来,那份痛苦似乎已经消失了。

  「可以动了吗?」

  「嗯」

  「谢谢」

  「啊、啊啊啊啊!」再次抱紧身体,我用像是要贯穿结城身体般的气势开始动起来。

  「啊!呀啊!啊、啊啊!」反复地大幅度动着腰部,我沾满爱液的家伙在结城里面出入。

  「呼啊、啊!正、正晴!呀、啊啊!」

  「哈啊、哈啊……啊!唔……!」结城的里面收缩纠缠着。就好像在说着不想放开我一样,不知为何感到很高兴。想更多地体会这份感觉。想一直保持这样。虽然这么想,身体却激烈地动起来。

  「啊呼啊啊、唔!!啊啊嗯、啊啊!」感觉结城似乎已经完全顺从了我。那姿态更加地刺激了我,激烈的运动停不下来。

  「结城……!」

  「呀、呀啊!不、要!正晴!」

  「……不、要?」听了这话,我放慢了动作。又听到了像是拒绝的话。那果然能使我冷静下来。

  「并不是……讨厌」

  「诶?」

  「身体、很奇怪!啊!!」

  「嗯?」

  「啊!呀、啊!不要动!啊啊!」对扭动着纤细身躯的结城问道,可似乎她的意识完全集中在那边了,并没有回答而是发出了叫声。

  「因、为!感觉、变得很奇怪!呼啊!」

  「不奇怪。很可爱。」

  「诶……」

  「很可爱……」对自己刚说出的话害羞起来,不由得停了下来。结城好像很惊讶地往我这边看着。

  「……没、没事的!」

  「呀!啊、啊啊啊!」为了掩饰自己的难为情我再次动起来,结城紧紧地抓住我。

  「呀、啊!所、所以说我!啊、啊啊!变得好奇怪!呼啊啊、啊啊啊嗯!!」结城拼命忍受着那激烈的运动,边紧紧抱住我边发出声音。那一点都不奇怪。倒不如说就像刚才说的那样,非常的可爱。想更加更加地看到那姿态,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结城……!!」

  「啊、啊啊啊啊!!!」紧紧抱住结城,我不停动着腰。被结城的里面夹着、缠绕着,似乎马上就要到达高潮。可其实我更想继续保持这样子。

  「嗯、呀啊啊!啊、啊啊!」

  「哈啊哈啊、哈啊……!」结城的声音和感触,把想继续保持这样子的想法消去了。

  「呼啊!呀啊!啊啊!啊、嗯!!」就这样紧抱着,我无数次地扭动着腰,在结城里面抽插。这么做着,抱着我的结城的手臂更加用力了。

  「已、已经!啊、啊啊!呀、啊、我!我已经!!」

  「我、我也……!!」就这样紧紧抱着结城,在到达最深处的瞬间,那里面紧紧地夹住了我。

  「啊、啊啊!呼啊啊啊啊!!」

  「唔!结城!!!!」收缩的瞬间,结城停止了动作,大声地叫了出来。于是我在里面喷出了自己的全部。

  「呼啊、啊……。啊、啊啊啊……」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抱着精疲力竭差点脱力的结城的身体,我回味起来。为了永远不忘这感觉,我紧紧地抱住了到明天就不在了的结城。我和结城躺在房间里那又小又狭窄的床上。结城枕在我的手臂上,微笑着把身体蹭过来。

  「正晴」

  「嗯?」

  「谢谢」

  「那、那个」

  「呵呵。我、对能与你结合而感到很幸福」

  「是、是吗……」被这样子明确地说出,害羞的同时也感到非常高兴。要是更早点觉察到自己的感情就好了。

  「真伤脑筋……」

  「怎么了?」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正晴了」

  「咦、咦!?」

  「是这么想的」

  「是、是吗」

  「嗯!」结城笑嘻嘻地看着我。可是,表情又马上灰暗起来。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难道还会有其他的原因吗。

  「可是,不马上回去…是不行的」

  「嗯」

  「我真的很想在一起…。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还有家人在Figurare」

  「嗯。我明白」

  「并不是说比起正晴,家人更重要的意思」

  「没关系,我都明白」

  「可是,可是啊」

  「可是?」

  「我也有想过放弃那边世界的一切,留在这里」

  「结城……」

  「对我来说,那边的世界也好,这边的世界也好,都是很重要的」

  「哪边的世界都有我重要的人」能够算入结城所指的重要的人里面,我非常高兴。

  「正晴呢?」

  「诶?」

  「正晴是怎么想的?」

  「正晴真正的想法,请告诉我」

  「我……。那个,也许结城会感到为难也说不定……」

  「没关系。把你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就行了」

  「事实上,我不想你回去。能够舍弃一切留在我身边……」我自己也知道这是很任性的回答。但是,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好不容易才觉察到自己的心情,却马上就要分开,实在太过寂寞了。

  「……才不会为难呢。我很高兴」

  「结城……」

  「能被正晴这么看待,我非常高兴」看着眼前笑嘻嘻的结城,我果然真的是不想让她回到那边。但是,那毕竟是我的任性。可不能因为我的任性,让结城感到为难。

  「那、那个」

  「什么?」

  「说是那机械,有重大的缺陷对吧」

  「嗳嗳,似乎是那样」

  「我想过,如果是结城的话或许会知道里面的原因」

  「咦?」

  「结城那么努力,学习又好,做什么都很认真,或许会知道原因也说不定」

  「你、你你你你,你这么说我也」

  「如果知道了原因,结城的话是不是就可以修好」

  「那、那可是Figurare的技师们花了数十年做出来的大家伙啊!」

  「是吗……」

  「――但是,如果可以那样的话……」

  「嗯?」

  「……就可以再一次,来见正晴了吧」

  「嗯」虽然是为了安慰结城随口说出的话,但或许是个好主意也说不定。虽然我除了等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但我觉得是结城的话可以做到。

  「啊!」

  「怎、怎么?」

  「说起来,正晴还没说过喜欢我呢!」

  「咦咦?!」

  「没听过」

  「是、是这样吗?」

  「嗯!」

  「是吗……」

  「呀!」

  「结城」拔出被结城拿来当枕头的手臂,把结城按在身下。结城好像吃了一惊,但我偷看她的脸时,她很高兴地微笑着。

  「嗯」

  「我,喜欢……」

  「啊,还是等一下吧!」

  「咦?」明明是自己要我说的,结城却用食指按住我的嘴唇把话遮住。

  「果然,还是不要说了」

  「为什么?」

  「还是不要听了」

  「那句话,我希望等我回来时再收」

  「……!」

  「回来的时候,再听你说」

  「嗯」

  「绝对会回来的,在那之前……」

  「我明白了。那么,到那时再说」

  「约好了喔」

  「啊啊」

  「为了我再次回到这里的约定」

  「嗯」从结城上面移开,用手撑起身子。两人坐在床上,互相看着对方。

  「差不多,该给松田先生打个电话了吧」

  「啊啊,说的也是」

  「是不是正在一边哭着一边等正晴的电话呢」

  「这还真不好说」

  「真没办法」

  「因为他把你当作很重要的人啊」

  「…嗯」两人一起回到结城家,在那里的不单只是松田先生,秋姬、八重野,连如月老师也在。

  「秋姬还有八重野。连如月老师都」

  「那个,从如月老师那里得到联络。说是诺奈要回Figurare了」

  「好不容易成了好朋友,至少也要来送个行」

  「是吗。谢谢你们两位」

  「啊嘞~?为什么是由石蕗君来向两人道谢呢?」

  「……有什么关系嘛」好像结城也去了如月老师那里,从那边也听说了什么吧……。

  「大小姐啊啊啊!!!」

  「对不起,松田。让你担心了」

  「没、没关系!大小姐没事就好!!」

  「松田先生,很抱歉。这么迟才」

  「哪儿的话!石蕗君不是已经好好地找到大小姐了嘛!!!」松田先生真的相当感激的样子,看来到现在为止两人一直在一起的事没有被他知道。不过另一方面,如月老师却在一边偷笑。似乎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总觉得很不甘心。

  「秋姬同学,八重野同学。还有如月老师也,谢谢你们能来」

  「诺、诺奈……真的要走了吗?」

  「……嗳嗳。那边的世界有我的双亲在」

  「是吗……」

  「事情很突然,吓了我一跳。你不在了的话,会很寂寞」

  「吓了一跳的话,我也是一样的」

  「是吗。真的那么紧急啊」

  「嗳嗳。不过,你们会因为我不在了而感到寂寞,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还会再见面吗?」

  「……大概吧」

  「并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我可以这样想吗?」

  「嗯」点了点头后,结城把视线从两人身上移开了。从侧脸看去好像很寂寞,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秋姬小姐,八重野小姐」

  「是」

  「是」结城把视线移开后,松田先生站到秋姬和八重野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两人都被这举动吓到了。

  「能够和大小姐好好相处,真的很感谢你们」

  「那、那个,并不值得像这样道谢啦!」

  「是啊。这没什么的」

  「不对!!!!」

  「至今为止都很难交到朋友的大小姐,很快乐地参加着社团活动!!」

  「那正是因为两位能和大小姐好好相处,大小姐才会那样快乐!」

  「哈、哈啊……」

  「是、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我才无论如何都想这样向两位道谢!!!」

  「还有石蕗君!!」

  「是、是!」

  「自从大小姐和石蕗君相遇起,确实变了很多!」

  「是、是」

  「正因为有石蕗君在,才有今天的大小姐!!」

  「松田,已经够了……」

  「可、可是大小姐!!!」

  「够了!!」

  「是」结城的一言,松田终于停止了说话。不过松田那份真心向我们道谢的心意,我非常清楚。而且说结城是因我而改变,这真是比什么都要高兴的事。

  「如月老师,谢谢你各方面的关照」

  「哪里哪里~」如月老师真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平时的如月老师。简短温和地回话后,如月老师微笑地看着结城。

  「结城同学是位优秀的学生,不在了的话上课也提不起劲来,好寂寞啊」

  「谢谢您」

  「不过,也只有这点毫无办法啊」

  「是……。那个,如月老师和……花梨大人呢?」

  「我和姐姐,都决定在这边生活下去了」

  「是这样啊」

  「我的回答,是否会让你产生犹豫呢?」

  「不会」

  「那就好」对微笑地说着的如月老师,结城深深地鞠了一躬。松田先生虽然嘴上没说,但也同样深深地鞠了躬。然后,结城慢慢地把视线转向这边。

  「正晴……」

  「嗯」

  「咦」向我走过来的结城,突然全力抱过来。虽然周围的大家都很惊讶地看着我们,但结城毫不在意地继续抱着我。

  「正晴,不要忘记了」

  「嗯?」

  「我最喜欢的人是你」

  「嗯」

  「我最想见的人永远都是你」

  「嗯」

  「我,一定会再次回到这里」

  「嗯。我等你」

  「一定喔?一定要等我」

  「别担心。我最想见到的人也是结城」

  「谢谢」结城放开我后,抬起头来笑嘻嘻地看着我。心里涌起了一丝不舍。但是在这里紧紧抱着她的话,会变得不想分开。所以还是不要那么做了。

  「…正晴。我要留下会回到你身边的证明」

  「咦?」

  「松田」

  「是、大小姐!指环在这里!」

  「谢谢」

  「SpirioCharlesWayne」

  「哇啊…好漂亮」

  「正晴!把手伸过来」

  「……?」伸出手后,结城熟练地把Ladle落在我手上。

  「ToArrowna」

  「……哇!」

  「这是…」手掌心上,可以看见一个浅浅的印记。这形状好像从哪见过。

  「嗯哼哼」

  「这是『相互信赖的人就可以被允许』的证明。秋姬同学,八重野同学,你们…知道的吧?」

  「……和这个,是一样的吧」八重野倾斜着头,把自己脖子上的印记露出来。

  「…是吗」

  「我被选为……结城『唯一的人』了啊」

  「嗳。呵呵,我和我憧憬的人做了同样的事情」

  「咦?」

  「没事!」

  「大小姐,差不多该走了……」

  「嗳嗳,是的」

  「要怎么回去?」

  「这边」

  「这边?」跟在结城和松田先生背后到达的地方,有扇很大的门。

  「……门」

  「难道,就是用这个?」

  「是的」意外地,连接对面世界和这边世界的机器并没有那么大。原本的印象是更加巨大更加豪华的感觉,稍微有些失望。

  「连接Figurare和Retroscena的门在世界各处都存在,而所有的门都被同一台机器所链接着」

  「呼诶~……」

  「似乎,很厉害啊」虽然不知道构造是怎样,不过似乎这边的世界和那边的世界就是这样连接起来的。所谓世界,似乎充满着我们还未知的事情。

  「不过,到了0点这扇门就会变成普通的门了」

  「嗳嗳」低着头的结城的侧脸,看起来虽然有些寂寞,但已下定了决心。我不知道该对这样的侧脸说些什么好。我又浮起了不想让她去任何地方的想法。

  「结城……」

  「正晴,要分开一阵子了」

  「嗯」但是面对着结城,那些话果然不能说出口。

  「好了,还是快点去比较好」

  「是、是啊,大小姐!」

  「嗯」

  「结城,再见了」

  「嗯。要记住…刚才的约定喔」

  「啊啊!」我点头回答后结城背过我,松田先生伸手拉开了门。这扇门的对面,连接着结城原来居住的世界和这边的世界。

  「各位,承蒙关照了!」

  「谢谢大家」

  「诺奈,松田先生。再见」

  「再见」

  「替我向Figurare的人们问候」松田先生首先进入了门的另一边。身体好像被门吸进去一般,慢慢消失了。

  「结城!」呼唤着背对我的结城。转过身来的结城,对着我微笑着。

  「正晴,等我!」

  「啊啊!绝对会等你的!」无言地点点头的结城,再次转过身。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门中。

  「……结城」门关上的同时,如月老师取出怀表看时间。

  「………0点了」怀表的指针,似乎正指着0时。如月老师轻声说出的话语,却深深渗入我的心。眼前的门,已经不再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了。

  「诺奈……」

  「没事的李子,结城不是说过还会再见面吗」

  「嗯」听到秋姬寂寞的嘟嚷声,我想起了一件事。

  「秋姬」

  「怎么了?石蕗君」

  「多亏了秋姬,我才觉察到了自己的感情」

  「我什么都没做啊」

  「不是的。我觉得,秋姬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石蕗,你在说什么呢?」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太明白……」

  「这个,还给你」

  「咦?」我把那本书和睡衣,递给满脸疑惑的秋姬。接过书和睡衣的秋姬,看着那两样东西瞪大了眼睛。

  「咦!?这是,小雪的……」

  「咦!?」

  「咦!那么、那个!?」

  「真的,各方面受你关照了」

  「诶……诶诶!?」

  「那么,我先回去了」

  「咦咦咦咦!?那么,小雪是!」

  「石蕗君也表现得很好嘛」

  「如月老师,难道你是在全部知道的情况下……」

  「谁知道呢~」从傍晚就开始下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夜空中布满了繁星。虽然没好好说明就跑走了是有点狡猾,可让我再去和秋姬重新说明也很难为情啊。不过大概有如月老师在的话,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啊,流星」边走边仰望天空,看到有颗小小的流星划过天际。不由得停下,望着那轨迹。说不定,那流星也是星之露呢。但是现在的我没有能力去确认。如果结城再次回来的话,是否就可以确认那颗流星是不是星之露了呢?

  「啊,还有一颗」天空又落下来一颗闪闪发光的流星。不由得在心中许下了愿望。我的愿望只有一个。总有一天,愿望会实现。从这辽阔的星空对面,结城一定会回到这里来。我这么相信着。那时的约定一定会实现。把没有说出的话,传达给结城。浅粉色的花瓣纷纷飘落。无数的花瓣飘散在空中,我抬起头。顶上是盛开的樱花。花瓣随风飞舞,纷纷落在我和旁人身上。

  「真漂亮啊。樱花」

  「嗯。很漂亮」

  「不过像这样在学校看樱花,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了~」

  「是啊。这么一想,就稍微有些感慨良深啊」

  「是吧,阿晴?」

  「啊啊」时光飞逝。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成了最高年级的学生,而又不知不觉,迎来了毕业。不对,也没有那么快吧。自从结城回到那边以后,我感觉周围的时间过得相当慢。

  「好,就这样穿着制服去喝最后一次茶吧!」

  「赞成~!」

  「啊,我也想去」

  「我也要去!阿晴呢?」

  「我?」虽然难得大家邀请我,但今天我有一个想自己一个人去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

  「行了啦!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

  「抱歉」

  「不用道歉了啦。最后的最后还是石蕗君的风格啊」

  「那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那样的意思~」

  「就是那样啦!」

  「那么,我们出发喽」

  「喔」

  「时常会联络的,到时大家还会再见面的」

  「我知道了」

  「再~见~」

  「石蕗君,拜拜」大家都各自单手拿着毕业证书向我招手。我也举起一只手回应他们。像这样子穿着制服相互挥手,今天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机会难得,也逛一下其他地方吧。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嘛。三年来,一直看护着的温室。虽然会加入园艺部完全是因为喝了变成布娃娃的药,但社团活动中我也获得了许多宝贵的东西。也和秋姬和八重野成了好朋友,而且……。

  「……嗯?」因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过头,站在那边的是没怎么见过的女学生们。大概是低年级的学生吧,不过想不出是谁。后辈

  「那、那个,石蕗前辈!」

  「?」

  「恭、恭祝你毕业了!」

  「啊啊,谢谢」虽然看着我会脸红,却时不时向后瞄一眼。我看了看那边,校舍阴影处有站着几个女生,大概是这孩子的朋友吧。

  「那、那个!其实是在前辈离开学校之前,有几句话想说!!」

  「什么呢……?」隐隐约约,我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了。

  「我、我喜欢石蕗前辈!!」

  「这样啊」

  「对不起,难得你向我告白」

  「能说喜欢我,我很感谢」

  「那、那为什么……」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现在,在很遥远的地方」为什么呢,能够自然地露出微笑。大概,是因为想起了结城的脸吧。

  「是、是这样吗……」

  「嗯。所以,很抱歉」

  「没、没有!没关系的!肯听我说,我已经很满足了!!」

  「嗯……。对不起」

  「我才是,对不起!

  那么,再见了石蕗前辈!!」

  最后那女孩子对我快速地鞠了个躬,向校舍方向跑去了。

  校舍的对面,刚才看到的女孩子们正在安慰她。

  好不容易向我告白却只能得到这种回答,我也很过意不去。

  但是现在的我无法喜欢上别人。我的心里,早就只有结城了。

  「差不多该去了吧」

  的确是想在毕业前来看一下温室,不过我真正想去的地方在别处。

  像这样子到结城家来已经是第几次了呢。

  自从那一天结城回到自己所居住的世界起,我不知多少次来到这里。

  有时放学后就直接穿着制服跑来,也有休息日漫无目的地逛到这里来的时候。

  来到这里后曾无数次想起结城,即寂寞,又怀念。

  即使走去庭院里,那时的门也已经不见了。

  不知何时,似乎已经被如月老师移动到了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老师本人是这么说的,应该就是那样了吧。

  也许是因为没有了结城回去的证据,更加感到寂寞了。

  不过,每当来到这里时都能清楚地回忆起那天所发生的事,有没有门也许并不重要。呆呆地在院子里走了一下,再一次沿着房子周边散着步。

  想要进屋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去。

  不知为何,门并没有上锁。

  可要进入屋内,多少有些踌躇。

  走入家中的话,便不由得会想松田先生的声音会从哪里传出来,结城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吗之类的。

  这么想到,便没有了进入家中的想法。

  「……呼」

  像这样子,穿着制服望着这屋子也是最后了吧。

  结城,过得还好吗………。

  「怎、怎么!?」

  突然,从屋子里传来很惊人的爆炸声。

  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声音的确是从客厅那边传来的。

  我拼命向那里跑去,猛地打开门。

  进入房间后立刻印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开着的大洞。而房间内,像是机械碎片的东西散落一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啊、哈啊……怎、怎么回事!?」

  抬头看向顶上开着的大洞,可以清楚地看见青空。

  「大、大小姐啊~」

  「咦!?」这个声音是……松田先生!?那、难道说………!!!

  「正晴!!!」

  「结、结城!!!」身体突然受到冲击。但是那绝对不会令人不快,倒不如说是愉快的冲击。

  「我回来了,正晴!」

  「结城…欢迎回来!!」令人怀念的声音,令人怀念的感触,令人怀念的表情……。我身体的冲击,全是结城给我的。

  「结城……」

  「正如正晴所说的,把机器完全修好回到这里来了!」

  「嗯」

  「真的做到了。结城你果然很厉害」

  「哼哼!」

  「可是,这周围掉落的碎片是…」

  「修好了,也回来了,不过在途中机器好像爆炸了」

  「咦咦!?那、那么……」这下不是真的回不去了吗!?我感觉那果然有点问题。

  「没关系!是这边旧的那台机器」

  「旧的?」

  「嗳嗳。新的无缺陷的机器已经做出来了!所以其他人也可以到这边来了喔」

  「是吗,太好了」

  「不过,就算那边没有,也无所谓」

  「咦?」

  「我已经决定要一~直和正晴一起在这边生活了」

  「结城……」因这番话感到很高兴,我用力地抱住结城。结城也伸出手臂紧紧抱着我。

  「对了!」

  「嗯」松开手的结城,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约好了喔」

  「嗯」我点了点头,结城微笑起来。

  「结城」

  「嗯」

  「啊!那、那个……诺奈」

  「是」

  「……我喜欢你」

  「我也,最喜欢正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